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谢郎走江湖》谢郎霍安娜 BI 谢郎走江湖RPS

更新时间:2019-10-03 16:42:48

《谢郎走江湖》谢郎霍安娜 BI 谢郎走江湖RPS 已完结

《谢郎走江湖》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辽左恣意生 分类:武侠 主角:谢钦,祖予姬

新书《谢郎走江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辽左恣意生,主角谢钦,祖予姬,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因为父母长期出差,家离学校又远,所以谢钦提议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父母就给找了个学生公寓。 虽然是自己提议,但父母这种放养态度还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父母长期出差,家离学校又远,所以谢钦提议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父母就给找了个学生公寓。

虽然是自己提议,但父母这种放养态度还是让谢钦感慨,真是亲生的。

爬到五楼,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生给谢钦开了门,一见他就愣了一下。

“你是谢钦吧?”男生问。

……?!

谢钦也愣住了,这张脸没印象。

“我叫陶笺,也是一年四的。”男生笑笑。

这么巧!谢钦有些诧异,但随即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男生笑而不语。

铃声公放!谢钦眼前一黑,我果然出名了!

合租屋东西朝向,两室四床。

两人来到客厅,一人正坐在沙发上玩电脑,抬手跟谢钦打招呼:“哟,晚上好。”笑容亲切。

“晚上好,”谢钦点点头,这位大概是住南屋的另一个室友,“怎么称呼?”

“我叫陈同方,菁华同方的同方。”

“这位也就比你早来一会儿。”陶笺对谢钦说,“话说回来,你今天怎么没去学校?”

“啊……那个……结婚,对,表哥结婚。”

谢钦终于知道自己编瞎话的水平有多捉急了,为防陶笺追问,他马上去问陈同方:“你呢?你这两天去哪了?”

“网吧。”陈同方的回答很简短。

谢钦见他脸上俩浓浓的黑眼圈,心说原来如此,是个过美国时间的……等会儿?

“我说,你参加开学典礼了么?”

陈同方从电脑上转移视线,诧异地看着谢钦。

“当然了,不去报道我以后怎么上学啊!”

原来你知道啊,谢钦心说,就听陈同方又道:“我是报完道才去的网吧。”

……这话听着怎么迷之气人呢?

这时北屋走出一人来。

“新室友来了?”

“嗯,还是同校呢。”陶笺应道。

“真巧啊。”那人笑道。

谢钦抬头一看……

咿——!他一下靠到了沙发背上,好凶的眼神!

这家伙是不是跟赵大虎他们一伙的!这个想法冒了出来。

谢钦警惕起来,随时准备一言不合拔腿就跑。

凶狠眼向他露出微笑。

是魔鬼的微笑!是魔鬼的微笑!

谢钦的拖鞋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我叫周铸,是六班的。”凶狠眼伸出手来。

以后要跟这样的家伙住一个屋啊……谢钦犹豫了一下才回握。

“谢钦,钦定的钦。”

九月三日清晨,谢钦早早出了门。

天空是亮堂堂的浅蓝色,东方微微泛着红。

早霞不出门这话还真是没说错,谢钦心想,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青年广场上人不少,有遛狗的,有打太极的,还有啪啪啪抽陀螺的。

祖家爷孙俩正在看人写字。写字的老人汗衫长裤,右手拿一杆海绵笔,甚粗,有一臂长。脚边放着水桶,老人一边蘸里面的水,一边在地上写,方正的石板上一格一字。

谢钦走近了,就见那水字工整遒劲,写的是李白的《将进酒》,现在正好写到“人生得意须尽欢”。

爷孙俩跟谢钦打个招呼,待老人写完“唯见长江天际流”,祖老头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人一脸茫然地看过来,祖老头指指逐渐风干的字迹,微笑着说:“朋友,你的字过于严谨了,私以为更适合杜子美的诗作,至于这李太白的《将进酒》,还是张伯高*的狂草那种汪洋恣肆的感觉更对。”

(张旭,字伯高,生卒年不详,唐代书法家,以草书著名。)

一旁的谢钦听得云里雾里,杜子美和李太白他还知道是杜甫李白,张伯高是谁啊?没想到老爷子还对书法有研究。

那个老人若有所悟,肃然拱手道:“多谢兄台指教,某感激不尽。”

祖老头回礼:“指教不敢当,愚见而已。”转身对谢钦说,“我们走吧。”

往秋实山走的路上,谢钦好奇地问:“老爷子,您还对书法有研究?”

“看得多,写得少,不过兴趣还是有的,”祖老头微微一笑,“我以前练过柳公权*的楷书和王羲之的行书,不过时间都不长,我又不用功,所以无论楷书行书,都是一瓶不满,半瓶晃荡。”

(柳公权,字诚悬,唐代书法家,以楷体著称,与颜真卿齐名,有“颜筋柳骨”之美名。)

“哦……”谢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那位老爷爷,他会功夫么?”

祖老头摇了摇头:“他就是一普通人而已。”

谢钦又问:“那些打太极拳的呢?”

“纠正一下,那叫太极保健体操。”祖老头说着又摇摇头,“他们也是普通人。”

“哇,一语道破,您真是老元良*。”谢钦看过《鬼吹灯》,记得几个切口,如今拿出来现卖。

(元良,唇典,对前辈、兄台之类的尊称。)

祖予姬笑道:“谢钦你小说看得不少嘛。”

“哎呀,被识破啦。”谢钦也笑。

三人走了不一会儿,就看到了郁郁葱葱的秋实山了。

沿着一条羊肠小道上山,眼见槐青松翠,耳听虫鸣鸟叫,鼻子里充盈着自然的气息。

有件事让谢钦和祖予姬很郁闷,山上特有的毒蚊子一直围着他们转悠,这小东西厉害得紧,叮一下就是一个大包。

为了防止身上遭殃,两人跟多动症似的不停摇晃,反观祖老头却背着手一派气定神闲的样子。

谢钦很是佩服,对祖予姬说:“老爷子真有派头,挨不挨叮另说,姿势美如画。”

祖予姬摇头而笑。

三人来到半山腰一处林中空地,空地周围的树干上都绑着厚厚的沙袋,想必是晨练用的道具。祖老头走到空地中央,负手而立,正色说道:“你们两个,到我面前站好。”

二人站定,祖老头道:“今时不同以往,既然要习武,就得认真学。”他对祖予姬说,“小玉,你先把习武的法门跟谢钦说说。”

老爷子会这么叫,估计是小玉强烈要求的,谢钦心想。

祖予姬点点头,洋洋洒洒地对谢钦说了起来。

习武的关键是内外兼修。

外修,是对身体的修练;内修,是对真气和心智的修练。

对身体的修练,指的是通过锻炼加强体质,还有反复练习形成的肌肉记忆。

内修分为两个方面,一为修练真气,二为修炼心智。

所谓的气,是习武之人通过吐故纳新在体内形成的一股纯粹的气,长期修练真气,可以增强体魄。

真气常跟寸劲相提并论,合称气劲。通过招式套路,在出招瞬间发出的爆发力,即是寸劲,江湖门派的武功套路五花八门,其实都是在追求更大威力的寸劲。而真气则能大大提升寸劲的威力。

也就是说,武侠小说中的内力是真实存在的,但远没有那么玄乎。什么一拳砸地上DUANG地一道波,一掌打出去BOOM爆炸了,都是不可能的事,是电影的特效,是假的,是有虚构成分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武林高手能以一敌十,但碰上千军万马,也只能落个被踏作肉泥的下场。

习武的本来目的不是为了打架斗殴,而是为了强身健体,修身养性,这就使得心智的修练极为重要,因为它决定了习武之人的修行方向。

说得玄一点,武人在修练武功的时候,武功也在修练武人,到底是武人使用武功,还是武功驱使武人,这就要看武人的心智了。

古人常说体用体用,体是内在本质,而用则是表现形式,心智为体,武功为用,若是体用颠倒,武人就成了武功的傀儡。

所以习武之人须得以“吾日三省乎吾身”的态度修练心智,最根本的是要发明本心,并在习武之路上不忘初心,这跟做人是一个道理。

习武又讲究一个生杀之道,所谓生之道,于己而言,是强身健体,修身养性,于人而言,是行侠仗义,所以生之道又叫侠道。对生之道来说,功夫是破坏和守护中的护,是攻击和防御中的御,是在自己生机蓬勃的同时,也让他人生生不息。

而杀之道则是邪道,心术不正之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或追求武学极致,或利欲熏心,或嗜血嗜杀,倚仗武功随意夺取他人性命,正是体用颠倒的反面教材,也是最为武人所不齿的。

祖予姬见谢钦听得云里雾里,适时地停了下来,让他消化一下。

过了一会儿,她又开讲了。

功夫的基本功有两个,吐纳和招式。吐纳,即是吐故纳新,吐出体内浊气,吸入天地的自然之气,吐纳的时段清晨为佳,半小时即可。

如何吐纳?说白了就是深呼吸,深深地深呼吸。虽然道佛两家的吐纳法繁琐的很,但从根本上来说没什么区别,万变不离其宗。

谢钦虽然吐纳过,但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早已忘得差不多了。在祖予姬的指导下,他再次尝试起来。

吐了半小时的纳,祖予姬又给谢钦演示了招式,谢钦发现,这套招式跟昨天爷孙俩露的一手不太一样。

问其故,祖予姬笑道:“当然不一样,我们祖家世代研究术数解谜,出手靠的不是招式,而是算法。”

谢钦还是头一次听说算术武功,很是稀奇。

祖予姬又道:“不过这种不适合你。”

谢钦问:“为什么?”

祖予姬道:“因为你算术不好。”

“……”

合着小时候她给我出算术题是为了这个……谢钦恍然大悟,旋即又想,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她怎么还记得?

祖予姬悠悠道:“所以啊,谢钦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练招式吧。”

精彩评论: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辽左恣意生)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谢钦,祖予姬),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谢郎走江湖》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