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流年易逝,爱难舍离》流年知道我爱你 妖孽受 流年易逝,爱难舍离反攻

更新时间:2019-10-09 16:47:53

《流年易逝,爱难舍离》流年知道我爱你 妖孽受 流年易逝,爱难舍离反攻 已完结

《流年易逝,爱难舍离》

来源: 作者:元宝满满 分类:短篇 主角:陆瑾,林嫚

完结小说《流年易逝,爱难舍离》是元宝满满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瑾,林嫚,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林嫚不知道陆瑾年是怎么对何佳颖说的,总之何佳颖居然亲自跟她说,要她照顾陆瑾年。 “佳颖,你可以给他找个护工,护工是专业的,照顾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嫚不知道陆瑾年是怎么对何佳颖说的,总之何佳颖居然亲自跟她说,要她照顾陆瑾年。

“佳颖,你可以给他找个护工,护工是专业的,照顾起来也比较方便。”

林嫚是真的不想再跟陆瑾年纠/缠了。

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她害怕会再改变。

但是现实,却是不容许,她有任何改变的机会的。

何佳颖说:“我说了,可是瑾年不同意,他说如果你不同意,就是没把他当兄弟,还说如果我不同意,就是对他不信任。

嫚嫚,我相信瑾年,更相信你,其实跟护工比起来,我也觉得你更好一点,毕竟你们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对瑾年的一些习惯,也是比较了解的,我想瑾年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会提出来要你照顾他。

嫚嫚,你放心,我不会多想的,我知道你对瑾年,只有友情,没有爱情,不然也不会在我刚回来,连孩子都不要,就要跟他离婚了。

你心里爱着的一直都是秦沐凡,这点我再清楚不过了。”

何佳颖既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林嫚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担起照顾陆瑾年的责任。

林嫚对陆瑾年,确实是比较了解的,清楚的知道他的喜好和口味,但是如今的陆瑾年,好像是故意刁难她似得。

她给他买了他最喜欢吃的饭菜,他却一口也不吃,甚至还板着一张脸。

“不想照顾我,可以滚,没人逼你。”

“陆瑾年,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总是被他刁难,林嫚也是有脾气的:“这些都是你平常最喜欢吃的,你不仅不吃,还冲我发脾气,是你不想看见我吧?

既然不想看见我,还非得要我照顾你干什么?

有自虐倾向?”

林嫚从来都没用这样的态度跟陆瑾年说过话,哪怕是没结婚以前,他们总是称兄道弟的那段时间。

林嫚在陆瑾年面前,从来都是把姿态放的很低的。

大概在爱情中,总是这样的吧!

只有爱着的那一方,才会如林嫚一样。

这些天被他为难,林嫚心里早就憋了一大堆的委屈,现在好像找到了爆发的点一样,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她说:“从明天开始,我不来了,省的你看见我烦。”

“你敢!”陆瑾年低吼。

林嫚冷笑一声:“你看我敢不敢,我现在就走。”

说着就往外走。

陆瑾年见她真的敢走,叫她也不回头,顾不得身上的伤,他下床去追她。

林嫚听到身后的响动,赶紧回头,见他正准备下床,忙出声呵斥:“陆瑾年,你这个疯子,给我老实点别动。”

她说的太晚了,陆瑾年已经下了床,见她满脸的急切,陆瑾年眸光微闪,只听嘭的一声,他在林嫚跑到他身边之前,摔倒在地。

“瑾年……”林嫚惊呼一声,赶紧加快步子。

把倒在地上的陆瑾年扶起来,林嫚满心满眼的担忧:“怎么样,有没有摔到?”

陆瑾年却是抓住她到处查看的手,瞬也不瞬的看着她:“你担心我?”

林嫚的手,像是被猛地电到了一样,忙往后缩,陆瑾年却死死的抓着,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瞬也不瞬的看着她。

他的眼神,好像能洞察一切似得,林嫚被他看的心虚,眼神四处飘忽:“你,你放,放开我。”

陆瑾年不仅不放,还猛地把俊脸凑得很近,近到几乎快跟她的脸,贴到一起。

林嫚听到了自己狂跳的心跳,她知道自己应该做的是,把他推的远远的,可是……

在他的唇越凑越近的时候,她却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

看着闭上双眼的林嫚,陆瑾年的眸中,蕴起一抹复杂的情绪。

就在两人的唇,快要贴在一起的时候,病房的门,被猛地推开,何佳颖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口:“你们在做什么?”

何佳颖的突然出现,让林嫚猛地回神,然后心虚的把陆瑾年推开。

“佳,佳颖,你别误会,我们什么都没做,我,我的眼睛里进了脏东西,让瑾年帮我弄一下,不是你所以为的那个样子。”

林嫚不擅长说话,一段话说的磕磕巴巴。

陆瑾年看着这样的她,剑眉紧蹙:“滚!”

何佳颖先林嫚一步:“对不起,打扰了你们,我现在就滚。”

林嫚见状,不知所措。

陆瑾年看着愣在当场的她,眸光如剑:“我说的是你!”

林嫚看着满眼都是对她的厌恶的陆瑾年,总算回神。

她其实知道陆瑾年刚才说的是她,只所以没反应过来,是被何佳颖给弄懵了。

她怎么会以为,陆瑾年是在说她呢?

那么爱她的陆瑾年,才不会舍得呢!

回神的林嫚,什么都没说,离开了病房。

她不知道陆瑾年最后究竟是怎么跟何佳颖解释的,总之当她快要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何佳颖叫住了她。

何佳颖的脸色,比刚才看起来好多了。

她微笑着对林嫚说:“嫚嫚,对不起,我刚不该误会你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怎么可能做伤害我的事情,我只是太爱瑾年,也太在乎你了,所以看到你们两个贴的那么近,瞬间就想了不该想的。”

“……没事,你不用跟我道歉,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害的你难过了。”

林嫚是真的觉得对不起何佳颖,如果刚才何佳颖没有出现的话,她和陆瑾年说不定真的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林嫚不知道陆瑾年究竟是不是真的要吻她,但是她很清楚她自己当时是有点心猿意马的。

想到这,林嫚越发觉得,自己愧对何佳颖。

她把自己当最好的朋友,可是这些年,她做的都是对不起她的事情。

她眼中的愧疚,何佳颖看的一清二楚,眸光微闪,她拉着林嫚的手:“嫚嫚,你没有对不起我,相反的,我还要谢谢你这些年对瑾年的照顾,还给我生了那么可爱的儿子……”

说到这,她突然顿住,抿了抿唇,犹豫的看着林嫚:“嫚嫚,你真的不想看看孩子吗?”

林嫚没想到,何佳颖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

她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不想,可是她不能想,更不能见!

于是她对何佳颖浅笑了下:“佳颖,孩子是你跟陆瑾年的,跟我没有关系。”

何佳颖却是蹙眉:“我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你的心里话,虽然我没生过孩子,但是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挂念孩子的,就是母亲。

嫚嫚,趁着瑾年还不能出院,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多想,跟我去看看孩子吧?”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元宝满满)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陆瑾,林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元宝满满)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流年易逝,爱难舍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陆瑾,林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