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一帝后》第一帝师 帝王攻 第一帝后调教

更新时间:2019-12-02 16:50:30

《第一帝后》第一帝师 帝王攻 第一帝后调教 已完结

《第一帝后》

来源: 作者:节节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冷夏,西耀

《第一帝后》为节节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自从那晚,与北辰轩言聊过之后,冷夏就一直活在期待之中,无法自拔。 在这样的期待之中,半月时间,眨眼而过,冷夏终于是等来了,与北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那晚,与北辰轩言聊过之后,冷夏就一直活在期待之中,无法自拔。

在这样的期待之中,半月时间,眨眼而过,冷夏终于是等来了,与北辰轩言的再会,都说,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一刻看不到对方,都会感觉到失落,冷夏现在的状况,到是有点儿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莫非,冷夏喜欢上北辰轩言了?

我们不知,女孩儿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白猜,嘿!有首歌不就是这样唱得吗?

月中十三,今天的造器行,显得格外热闹,随着诗灯大会的临近,各国的参赛队伍,也是纷纷涌进北峰帝国,一时之间,让北峰帝国笼罩在一片喜庆当中,无法自拔。

锣鼓声不绝于耳,欢笑声不息于口,处于闹市之中,那一味的摩肩接踵,只会让你感觉拥挤,眼花缭乱之下,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

北辰轩言一向低调,向来是一张椅子两个人,每次不管去哪儿,这就是他的装备,也正是他的这种谦虚,让得他深受别人的尊敬。

没有大架子,和谒的人,不管到了何处,都会受到别人的欢迎与尊重。

来到造器行的时候,正是下午,人流较淡的时候,但,正是这种时候,北辰轩言却是悲哀的发现,人还很多,甚至于他的两个轿夫,挤都挤不进去。

在外停顿了好一会儿,造器行那个精明的老板,终于是发现了北辰轩言。

“哟!这不是三皇子吗?不知三皇子架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挤开人流,老板快步跑到北辰轩言面前,道了句歉。

之后,才将北辰轩言迎了进去,大家一看北辰轩言来了,皆是纷纷让开一条路,让北辰轩言的轿夫过去,只是,众人的眼中,都是闪过丝丝怜惜。

北辰轩言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这些对他投来怜惜目光的人,他将永远记在心里。

有朝一日,时机成熟之时,北辰轩言定会给予这些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将北辰轩言迎进造器行后院的贵宾室之中,老板给北辰轩言上了壶好茶,恭声说道:“三皇子,冷小姐说,如果您先来了,就让您在这座会儿,她去了造器坊,去看即将出工的轮椅去了。”

北辰轩言目光烔烔,不由问道:“怎么,她先来了吗?”

老板轻轻点点头,脸上的笑意,很是深遂,北辰轩言看在眼中,心里泛起莫名意味。

“三皇子,后天就是诗灯大会了,不知道三皇子今年,会不会参加啊?”不谈轮椅之事,老板转而问道。

去年,因为太子爷参加诗灯大会,所以,三皇子并没有参加,老板倒是好奇,今年的北辰轩言,会不会参加。

一说起这个事儿,北辰轩言就有点儿头大,无耐道:“去年,二哥上去丢了脸,我想,今年,他应该是想让我上去丢丢脸吧!一早,他就让我代替他出战了,呵呵!所以,今年我会参加诗灯大会。”

说到最后,北辰轩言甚至是冷笑起来,他的那个二哥,可阴险得很,一直想致自己于死地,要不是他的这双腿无用,说不定,他一早就去地下报道了。

老板很是开心,去年的诗灯大会,那叫一个憋屈,今年有北辰轩言在,胜负可就不好说了,当下,掌柜也是拱拱手,真心的祝福起来。

“三皇子,有你在的话,今年的诗灯大会,相信不会像去年那样,一败涂地,老实说,我对你很有信心。”

北辰轩言表情冷漠,淡然道:“不好说,今年南雪和西耀两国的高手都来了,胜负还不敢断言,犹其是南宫水南和西厢尚文,今年如果还是两人带队的话,那可不好对付啊!必需得有人和我配合才行。”

老板眼中泛起惊讶,开口问道:“三皇子,难道不知道吗?”

北辰轩言疑惑,忙问道:“知道什么?”

老板这才想起,三皇子一向不问政事,当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当下,也是耐心的替北辰轩言解答起来。

“上个月,从西耀帝国经商回来的造器行商队那里听说,今年,西耀帝国发生政变,西厢尚文的三哥,谋朝篡位,将皇帝杀害,并一举夺得皇位,对几个皇弟,也是大开杀戒,下了追杀令,还好西厢尚文及时逃离,才免了血光之灾。

所以,今年,西厢尚文是不会来参加诗灯大会了。”

北辰轩言惊得张大嘴,说不话来,这才一年时间,西耀帝国竟是发生如此大的事情,他竟是丝毫不闻。

喝了口茶,让自己冷静下来,北辰轩言才问道:“那今年,西耀帝国派谁来参加诗灯大会呢?”

老板偏头想了下,好一会儿,才嘀咕着回道:“好像是西尚文的七妹吧!叫什么,西厢幽儿什么的,这个女人,西厢尚文的三哥倒是喜爱的紧,所以,即使篡位,也没对她出手,而且还派她来参加诗灯大会。”

北辰轩言点点头,无耐叹道:“尚文兄啊!本来还想与你再一起,举杯邀明月,但看这情况,是不行了。”

见北辰轩言这幅回忆样,老板也是识趣的不再开口,躹了一躬之后,转身朝屋外行去。

老板刚走一会儿,冷夏和泥雨,便是一前一后的走进了贵宾室。

只不过,这时,冷夏身后的泥雨手中,多出了辆金灿灿的椅子,而这椅子两边,还有两个比椅子还高的大轮子,椅子的前端,是两个高高的耸起的扶手,并且铸作龙头,煞是好看。

双轮滚动间,发出悦耳的哗哗声响,让北辰轩言,以及他的那两个轿夫,皆是看得目瞪口呆,如果,这东西,真能让北辰轩言自如行走的话。

那不就是说,他们可以解放了,以后,就不用他们再担着三皇子,满山转了,这倒是好事啊!

走到北辰轩言面前,冷夏轻声道:“来吧!座上来试试,我可是我的杰作啊!”

北辰轩言早已迫不及待,在两个轿夫的挽扶下,座上了冷夏亲自设计,并为他打造的这辆,价值不诽的轮椅。

双手拔动两边的大车轮,北辰轩言竟是发现,这居然一点儿都不吃力,而且车轮滚动间,他还可以控制轮椅,朝任何一个方向转动。

带着喜悦的心情,北辰轩言将轮椅滑出贵宾室,朝外面行去。

“终于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了。”滑到造器行中间的大院子中时,北辰轩言转着圈,嘴中不停的叫着。

也许,只有将这阵叫声,从自己的心中大吼出来,北辰轩言才能开心,才能高兴。

站在一旁,看到开心的,像是小孩儿得到糖果一样的北辰轩言,冷夏与那两个轿夫,也是为北辰轩言开心了起来。

作北辰轩言的轿夫多年,两人深知北辰轩言的痛苦,难得北辰轩言有开心的时候,他们又忌会不为之高兴?

正如泥雨所说,主子做错,丫环与主子同罪,那么,主子开心,那是不是说,轿夫与主子同乐?

转了一阵之后,北辰轩言好像是双手有点儿累了,轻拔动着大轮子来到冷夏身前,北辰轩言感激道:“多谢你,你的这份恩情,北辰轩言一辈子铭记于心。”

冷夏倒是不客气,调皮道:“那好,那就用你的一辈子来感激我吧!”

开心之中的北辰轩言,早已忘乎所以了,下意识的来了这么一句:“行啊!如果你愿意,我一辈子都给你了。”

话说到这儿,那旁边的两个轿夫和泥雨,皆是捂着嘴笑了起来,悄悄退向一边,把这一片刻的宁静,留给了冷夏的北辰轩言两人。

冷夏讪笑,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故作平静,冷夏玩笑道:“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噢!哪敢要三皇子一辈子,开玩笑的,三皇子别往心里去。”

回过神来,将开心压回心中,迅速镇定下来,北辰轩言直视着冷夏。

“真的,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说得挺重,说得挺信真,让冷夏都为这句谢谢,而动容。

看来,北辰轩言对她还是很客气啊!至少,还存在不少戒心。

“不用谢的,说那么多谢,我都不好意思了,走吧!我推你出去逛逛。”说着,冷夏走到轮椅之后,推起北辰轩言,两人朝着造器行外行去。

北辰轩言一到大街上,周围的所有人,几乎都看傻眼了,这么新奇的玩意,他们还真是没见过。

不过,看新奇归看新奇,最重要的是,这两人的搭配,似乎是显得有点儿,不合逻辑。

“喂!看啊!那不是将军家三小姐吗?”

“是啊!还有三皇子呢!”

“两人还挺有趣,一个傻子,一个残废。”

“唉!小声点,再怎么说,人家也是皇子和将军之女,小心被人听见,砍你头啊!”

“啊!是啊,是啊!”

……

两人刚从造器行离开,身后便是响起了一片议论声。

大多都不是在议论那个轮椅。

在他们眼里,轮椅虽然新奇,但远远不及冷夏与北辰轩言这一搭配,更显得新奇。

硬要说为什么,那只能说。

一个是公认的傻子,另一个是公认的残废。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节节)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冷夏,西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节节)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第一帝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冷夏,西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