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商女为后:皇上,惹不起!》商女为后莫安生 全文无弹窗阅读 商女为后:皇上,惹不起!Twink

更新时间:2020-03-22 08:44:13

《商女为后:皇上,惹不起!》商女为后莫安生 全文无弹窗阅读 商女为后:皇上,惹不起!Twink 连载中

《商女为后:皇上,惹不起!》

来源: 作者:名肆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田文,林远

《商女为后:皇上,惹不起!》作者:名肆,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田文,林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田文,前些日听闻你在研究周易,如今可是有成果了?” 说话的人是店里的老人龙君富,约莫工作了十多年了,和田文与王昊是莫逆之交,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田文,前些日听闻你在研究周易,如今可是有成果了?”

说话的人是店里的老人龙君富,约莫工作了十多年了,和田文与王昊是莫逆之交,在米店也很有话语权,此时笑着调侃道。

田文看了眼众人,脸上一会青一会紫,憋了又憋道:“一点点……”

不料众人笑得更欢了。

锦泱亦笑,轻轻晃了一眼对面的面馆,似是无意间看向那个小二,果然见他也在借抹桌子往这边看。

锦泱轻轻勾唇却泛着冷意。

此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百姓堵满了三央米店的大门口,望过去许多脑袋,吵杂得很。

锦泱如今在华阳国也算的是名人,家喻户晓了,估摸着和皇帝的架子差不多了,皇帝是百姓的衣食父母,锦泱亦是,她那出世一举不知救了多少人。

田文也发觉形势不对劲,门口堆满了人,都嚷嚷着要见三央公子,他的脸一变再变。

“公子,我们去看看那块百姓送来的匾吧。”

看田文的脸涨成了猪肝色,锦泱却不以为然,回眸看了眼众人,和善一笑道:“可以。”

这是她想要的结果,她要她从一开始就比别人的起点高,她得了民心,这一点就足够让她三央在各大势力中都占有一席之地。

无论是并排双龙的欢尽客,还是华阳国首富商家叶家,亦或者被称为南方的皇室的锦家,都没有她这个三央公子得百姓欢迎。

也不妄她三央米店为此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价,到目前为止林远还在为这件事而四处奔波。

“兄弟们,关门,今天我们不做生意。”林远朗声笑道。

门外的百姓都挤着要进来买米,到底是不是真心想买米谁又说得准。

在三央米店的做事的人都被挤到了一起,放眼望去人山人海,每个人的脸都涨成了大猪肝。

林远话一出每个人都如释重负,田文也不例外。

“大家请出去,今天我们不做生意!”

“大家若是想买米明日再来吧!”

“……”

众人都扯着嗓子嚎,百姓们更是激动,场面瞬时乱成一锅粥。

锦泱早些便带着吓呆的叶元然和田文进入了内院,林远紧随其后。

刚一踏入内院,身后的吵杂声小了许多,锦泱放声一笑:“原来我三央公子也成了潘安一样的人物。”

锦泱笑:“不过此潘安非彼潘安。”

林远跟在锦泱身后,亦踏进内院,此时也笑着接话,看着她的背影道:“公子过谦了,以你这容貌,以我看来比潘安更甚。”

“对,比潘安更甚。”田文亦道,他抬手抹了抹额上的冷汗,方才太吓人了。

锦泱笑着摇头,眸子葳蕤生光,一瞥一蹙都带着流光,眸子最深处却是山水清明。

再加上精致的容貌和那一点泪痣,忽而想到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元然,可是被吓到了?”

叶元然一惊,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着锦泱,有一些羞涩:“一点点……”

“别怕,说不定你和哥哥日后也会这样。”

锦泱轻笑起来,林远和田文闻言看叶元然是眼神都有些奇怪。

也是,有她这样的师父,即便是两徒弟不出众也能让她弄出大动静来。

叶元然瞪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走,咋们去看看匾。”锦泱笑,走在最前面。

田文忙追了上去引路。

身后的林远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牵起眼睛瞪的老大的叶元然走了上去。

他轻轻道:“这代表公子重视你和你哥哥。”

叶元然的手被林远苍老有褶皱的手握住,一时间让他想到了奶奶。

他的星眸闪亮,抿唇看着锦泱的背影,透露出这般年纪不应有的坚毅。他抬起小脸对林远笑了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有些东西他心里一直知道,但是他什么也不说。

冥冥之中有什么敲下锣鼓,划下不可磨灭的一笔,随着时间的推移,定会焕发出惊艳绝丽的光泽。

太阳斜下,倒映着她们的身影,在前方拉的很长。

锦泱终于见到了那块匾,黑木匾上三央公子几个大字写的潇洒恣意。

这块匾远远比不上百里妯的“红栾阁”那块极尽奢侈的匾,却是她见过最美的一块匾,这块匾在她看来是有磅礴的生命力,联系着她和三央,亦意味着三央不朽。

这是世人对她最诚挚的祝福。

“师父,这块匾好大。”

叶元然清澈的大眼定定的看着黑木匾。

“没错,比一般的匾都要大出一些。”田文点头道:“送来的百姓们说这表明三央越办越大,也更能代表三央公子的高贵品质。”

林远笑,眼前的这块匾靠在院内,并不在屋内,不是不放进去,而是放不进去。

高两尺,宽六尺,这块匾无法放到屋子里,只能靠在院子里。

“百姓们有心了。”他道。

锦泱眉眼带笑,视线在匾上扫寻,越发喜欢。

“公子,这块匾是否送到三清院去?”林远问道。

锦泱摇头:“不了,就留在这里。”

而后她转眸看田文,笑道:“田总管,你安排人把这块匾放置在院内。”

她抬手指院内的一堵围墙,挂一块匾绰绰有余。

田文闻言眼睛笑成了一条缝,闪烁着狐狸光,他连声应好。

锦泱把这块匾放在他这里会给他带来很大的经济效益!他可以预料到日后他这一分店的前景,有三央公子的匾在,他这一小小的分店也必将跟着发光发亮。

林远亦笑了,对锦泱这个决定他不意外,因为他早就知道他们终会离开竼城,与其放在一个无人的别院,不如放在三央米店中,为米店带来更多的客户。

“田总管,你把账本拿出来给公子看看。”林远对田文道。

“好。”

田文在前方引路,米店的内院不大,从米店后门走出来是一个正方形的院子。每一方有一个房间,有两间放置的是库存的米粮,还有一间是账本和一个小的休息间,另外一间堆的杂物。

田文带着几人走进休息间,从木桌上拿起还翻开着的账本。

他道:“公子,这是近日的账本。”随后又翻了翻一旁的木柜,拿出几个大的黄皮册子。

“这是以前的。”

锦泱点了点头,意识田文放在桌上,她拿起田文最先递给她的一本,上面还有新鲜的墨迹,看得出才做过记录。

其中有几笔大交易,锦泱皱起眉头,这几笔中的每一笔交易都相当于以前一个月的量,她一边看田文一边做解说。

“这一个月以来有四方势力对米粮的采购很大,我看了以前的账目记录,其中一方之前没有出现过,另外几方则是近日才开始的增加的。”田文道。

以前没有出现过?

她轻轻蹙眉,那应该是翼王了。

“这四方势力,其中有一方每一次都是匿名而来,我们不清楚是谁。其余三方分别是皇室,奴隶主猖拢,还有蛮夷之族的族亲砣嗒太。”林远接话,这些账目他可谓是烂熟于心:“这是我总结了华阳国全部店铺得出来的。”

锦泱不由得沉思,且不说那方未知的势力。皇室是固定的大客户,米粮采购都是固定的时间和数量。

奴隶主猖拢是黑市场的领导者,他们拐卖人口然后贩卖成奴隶,被拐走的不止华阳国,甚至蛮夷,还有更远地区的人民,无论年龄大小。

蛮夷之族族亲砣嗒太,是蛮夷王砣嗒汉的同胞长哥,蛮夷不似华阳国是嫡长子继位,他们每一任王都是在上一任王的众多子嗣中选取出来的,只凭实力,无论男女。

这一世砣嗒汉和同胞长哥砣嗒太争夺王位,砣嗒汉以骁勇善战略胜一筹,而砣嗒太虽不如砣嗒汉英武却是多方面发展的人才,其在蛮夷地位威望极高,尽心辅佐其弟。

这已知的几方都是三央米店的大客户,而就在近日他们所下的订单数额不变但数量却比之前多了三分之一,其中皇室则多了三分之二。

果然有什么事要发生么,相信再过不了多久各大中小势力都会开始看出一些马脚,继而开始筹备,她知道如今的各大势力的上层一定都非常紧张。

她轻声道:“要变天了。”

田文叹气,看锦泱和林远都眼里闪过一丝隐忧,他亦知道账本,他道:“公子,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

“需要,但我们现在还不行。”锦泱眸子闪烁冷光:“柳昌和石刚劲这两人还在盯着我们,虽然不足为惧但想着仍有些不舒服,如今三央米店内肯定仍有他们的人。”

“散发消息出去,说三央公子想告诉他们一件事,这个无需在外散布消息,就在内部散发,我相信他们会知道的。”她笑,明是赏心悦目的画卷却透露着一丝凉意。

林远有些迟疑开口:“可是如今他们身后亦有一方大势力,怕不会这么轻易被激出来。”

“无妨,只需要加一些口舌功夫,他们会忍不住出来了的。”锦泱对他俩人很了解,有足够的自信:“柳昌那个老狐狸,即便是有疑惑也不会把持的太久,终会找上门来,况且我是真有话要对他们说。”

听锦泱和林远的话田文倒吸了一口气,这是上层的事情,像他这样的小总管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柳昌和石刚劲是三央大名鼎鼎的人物,只在林远和锦泱之下,是三央米店的大股东,之前亦算是他的老板,地位何其高。

如今有人在他面前谈论如何除掉他们,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林远闻言也只是笑了笑,不再说话,他知道她即便下定决心,那便是有半成以上的把握。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商女为后:皇上,惹不起!》,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名肆)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