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红颜乱》盛世红颜乱君心 百度云 盛世红颜乱by舒子酥

更新时间:2020-04-20 00:39:37

《盛世红颜乱》盛世红颜乱君心 百度云 盛世红颜乱by舒子酥 连载中

《盛世红颜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舒子酥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祁瑜,姜朝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舒子酥原创小说《盛世红颜乱》,主角是祁瑜,姜朝,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姜兄,这位姑娘是谁啊,不为我引见引见?” 潇雨寺宁静祥和的古塔石子路上,这时走来了一群身穿黑鸟银鱼服、地锦五彩盘金靴的带刀侍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兄,这位姑娘是谁啊,不为我引见引见?”

潇雨寺宁静祥和的古塔石子路上,这时走来了一群身穿黑鸟银鱼服、地锦五彩盘金靴的带刀侍卫——禁军。

禁军是直属于帝王的军队,他们长年随侍帝侧,驻兵于宫城,守卫帝王和宫城的安全,一般没有旨令,不得擅离一步。但现下,这些向来不远离宫城一步的禁军们,竟然簇拥着一名少年,出现在了潇雨寺。

而这个少年,头戴琥珀连青金石平银冠,额角垂下金累丝翠玉带,身上一件毫不起眼的银白素缎青灰撒花袍,腰悬一块明钻海水蓝刚玉,玉上微小而鲜明的刻着一个图案——金龙簇珠!

“姜朝参见殿下。”

梁媗站在姜朝的身后,没有多看来者一眼的跟着姜朝对此人行礼,毕竟这可是皇孙,是西殷二皇子的第三子啊!

祁瑜……

“两位不必多礼,我到此可不是为了来显威风的,两位可不要抹黑我的好名声。”

祁瑜笑着走向姜朝,扶他起了身。至于梁媗,也早有女官上前将她搀起。这短短的时间里,祁瑜简单的几个动作,就实实在在把他外扬许久的贤名,又给锦上添花了几分。

“多谢殿下。殿下,这位是梁家的三小姐。”姜朝一起身,就为祁瑜介绍梁媗。

梁媗见此,也不得不主动上前一步,又对祁瑜行了一礼:“小女梁媗,参见殿下。”

“哦,原来姑娘就是梁相的掌珠啊,幸会,幸会!”

祁瑜如水般温和的眼眸,此时还是如常的平静无波,可梁媗低垂的眼睛里,向来不变的古井,居然微微晃荡了一下,才复又死寂下去。

梁媗的沉默,早就成了她身边人的习惯,在她又安静了下来后,旁边的姜朝立刻开口与祁瑜交谈,使得场面没有冷掉,而梁媗也在祁瑜眼角的余光里,悄悄的退到了一边去。

祁瑜这次是为谁而来?

梁媗站在阴影里,心下翻腾:她重生了,有些事也跟着发生了变化,这让她不自觉的心慌。而祁瑜的出现,就是如此。

至于他是为谁而来——孟太妃,在今上文帝的心中,占位极重,只要是她老人家开口的事,文帝就没有不答应的,连她老人家希望出宫荣养于郦王府的事,最后文帝不也允了?

先帝的嫔妃,在先帝逝后,若无皇子,那不是最坏的结果殉葬,最好的也不过就是在雄伟的宫城之中老死。因此孟太妃能踏出宫城一事,就已经表明了她老人家在文帝心中的地位。

这对于野心勃勃的祁瑜来说,那是绝对不可能不笼络的人!

更何况,此时的潇雨寺里,除了孟太妃外,可是还有她祖父和父亲啊!

梁祜和梁思玄,不管是谁,只要跺一跺脚,整个西殷都是会抖三抖的。这样的重量,她不信祁瑜会放过他们。只是就不知道,他到底是为谁而来。

潇雨寺的古塔,是一座座历经岁月侵蚀的舍利佛塔,每一座塔里,都有一位名僧的真言雕刻,珍贵异常。因此在潇雨寺内,古塔的四周,历来都是禁地,外人向来难以亲近。在Chun天,等古塔的四周都开满了雪白的玲珑花后,这一片石子路远远看去,就是花影连天。

幽深宁静,只有岁月过后的斑驳的古塔,梁媗此时静立在了旧影之中,表面木讷,心下翻腾。

她猜不出祁瑜的目的是什么,抬眼望去,看着他那温柔如水的笑容,她只觉得,天冷了。

祁瑜的容貌是好的,聪明俊秀,温柔和平,只是这样的容貌站在了姜朝的旁边,实在算不得多出挑。可祁瑜从一出生开始就是不同的,他自有他的气度,一身皇族祁氏的华贵气质,让旁人万万不能忽视于他。因此在旁边的那个少女终于自长时间的漠视里抬头,看向了他后,祁瑜就笑了。

梁家的病西施,也不过如此。

祁瑜嘴角一弯,以他最温和的姿态,在姜朝冷清的眸子里,向梁媗走了过去。但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

“小心——”

“让开!”

小心,是瞳孔紧缩的祁瑜喊的;让开,则是在梁媗寒毛直竖的猛然转头后,映进了琥珀色的眼珠里的那张面孔喊的——那张像极了她记忆中,见过的一副用天水碧丝所绣成的绣图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漂亮的黯淡了其他所有光芒的脸孔!

……

……

“真是灾难的宠儿,不管她到哪,哪儿就不会有平静的时候。”

“哼,你气的不是不平静,是她的好运气吧?”

禅堂里,因为在古塔边,被人意外撞倒昏迷的梁媗,双眼紧闭的躺在炕上。旁边自告奋勇留下照顾她的梁婳和梁姷,却冷眼相对。

而梁婳在听见了梁姷的话后,更是直接冷笑:“少在我面前摆清高,你别说你没打过姜朝的主意?或者以你的不自量力,怕是就连祁瑜殿下的主意,你也没少打吧。”

梁婳面容秀丽,不用刻意,冰冷的气息就已极重,但梁姷却只是挑眉笑道:“到底是谁在摆清高?”

梁姷的母亲是朱氏,是梁思玄众多姬妾里的一名;而梁婳的母亲却是韩氏,是梁思玄在与沈氏成亲后,第一个纳进门的姬妾——这已经足够说明韩氏的不同。因此在梁家里,梁婳的地位本该比梁姷高才对,可事实却恰恰相反。

梁姷自一出生起,就极得梁思玄的喜欢。甚至,比梁媗还喜欢。

有些东西,还真就是讲究缘分,就像梁思玄和梁姷。

梁思玄爱才,可梁姷的才华并不算最出众,在帝都中,比她才学好的女子,那真是多了去了。但在梁思玄的心中,梁姷就是那个千般好、万般好的女儿。

因此就算朱氏倚仗着梁思玄对梁姷的喜爱,越来越嚣张跋扈时,梁思玄居然也一次一次的容忍了下来。朱氏在梁家里的地位,自然也随着梁姷一日日的水涨船高,同时她的嚣张跋扈亦是如此,也早就不把韩氏放在眼里。

现下,梁家内院里本来是以沈氏和韩氏排头的情势,也早在慢慢改变。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舒子酥)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祁瑜,姜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舒子酥)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盛世红颜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祁瑜,姜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