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儒期而至》儒期而至漠兮txt XXOO 儒期而至BI

更新时间:2020-04-24 00:39:41

《儒期而至》儒期而至漠兮txt XXOO 儒期而至BI 已完结

《儒期而至》

来源:网易 作者:漠兮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宋儒儒,真有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儒期而至》的小说,是作者漠兮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PART16然而这世上,有人知难而退,就有人铤而走险,有人迷途知返,就有人死不悔改,有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就有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修颉颃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PART16

然而这世上,有人知难而退,就有人铤而走险,有人迷途知返,就有人死不悔改,有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就有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修颉颃就是后者。

宋儒儒下地铁的时候人潮涌动,她突然有些头晕眼花,这才想起一天奔波竟然午饭都忘记吃了。走出地铁站,她在公寓门口的超市买了两个面包和一瓶酸奶,先啃了两口,然后踩着高跟鞋一瘸一拐地往家走,步步钻心,正是又累又饿,一肚子烦躁无处发泄的时候……

修颉颃就那么端端正正地出现在她家门口,他腰背挺直,两手负在身前,像是在进行某种严肃的仪式。

“我可以和你说话吗?”他谨慎地问道,连语调里透着严肃。

宋儒儒没想到他这么严肃就为了问这个,她还以为他是因为一早的事生气要来教训她呢。人嘛,总是吃软怕硬的,他既然不是来教训自己的,那她就不用客套了,她冷冷地说:“不可以。”

“好的,我尊重你。”他点点头。

哎哟,宋儒儒心中暗想,早上虽然说得过分了些,但真有成效了?看来对付修颉颃就得下狠心啊!

“那我明天再来问你。”

“???”

他很有礼貌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时间栏问她:“你希望我明天什么时候来,是上午还是下午?三点可以吗?”

“等等!”宋儒儒把购物袋一丢,高跟鞋一甩,光着脚走到他面前。“修颉颃。”她直呼其名地说,“你这根本不是尊重和商量啊。”

“啊?”他神色疑惑,反问道,“不是在做事情前询问你的意见,然后和你商量就是尊重吗?”

“你当谈恋爱是开联合国会议啊?还相互交换意见?”宋儒儒前一秒还气炸,后一秒又突然变得无奈,“尊重是你要关心别人的状态和情绪,观察眼下的情况适不适合你说那样的话!有些事一看情况就知道不用商量了,好吗?”她这会都要累成狗了,还要和他商量和预约说话时间?

修颉颃听话地仔仔细细地打量她,脸还是那么漂亮,神色还是那么咄咄逼人,穿着早上出门时那条看起来一般般但是被她穿得很好看的裙子,唔……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脚上,因为踩了一天高跟鞋,宋儒儒两只脚的指骨都磨出了水泡,有一个水泡已经破了,露出血红的皮肉。

“看到没?”宋儒儒疼得倒抽一口凉气,“你说我现在想不想和你说话!”她低吼完弯腰去拎袋子和自己的鞋,哪知刚刚俯身就觉得眼前天旋地转。

真饿晕了?

下一秒,宋儒儒就发现并不是她饿晕了,而是修颉颃趁着她弯腰的时候忽地将她一把扛到了肩上,动作轻松得像背一个单肩包似的。

“喂!”她红着脸大叫一声。

“你脚破了,我带你去医院。”修颉颃单手扛着她绰绰有余,还能用另一只手去按下电梯。

“谁要你带我去医院?你疯了吗?”宋儒儒伏在他宽阔的后背,除了莫名其妙的恼火,竟还有些无可名状的脸红心跳。

“有些事一看情况就知道不用商量。”修颉颃一字一顿地重复了她之前的话,“受了伤就要去医院,不用商量。”

宋儒儒像个虾米一样弓起身子想要挣脱,虽然修颉颃时常被小个子的她吼得一愣一愣的,但他确确实实是一个身形高大的成年男子,宋儒儒再凶再泼辣,被他倒栽葱般地扛着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她扛进了电梯,又眼睁睁看着他按下负一层的按钮。

等等,一个男人有机会又有力气扛着自己喜欢的姑娘,竟然不是扛到自己家,而是真的带她去医院?

他的手很绅士地紧握着,并不去触碰到她的皮肤,只用手肘的力量隔着裙摆夹着她的双腿,手臂的肌肉紧实有力,倒和他淡雅清逸的模样不怎么相符。

宋儒儒扭着脖子看去,他的侧脸轮廓分明,白净面庞依旧平静如画,只有修长的双眼此刻有一种急切之感,他很急,很担心她伤得重不重。宽厚结实的肩膀抵着她的胸口,她突然响起温惜的话——

“你说大可爱长得那么好看,他要是不说话,你是不是还能看上他?”

“要是你不那么疑神疑鬼,什么都要算得清楚准确的话,有惊喜的人生也很有乐趣嘛!”

他突然侧过脸来看她,那双修长宁静的眼眸第一次离她那么近,透明又澄净,像是清晨第一缕光亮破云而出,宋儒儒突然想到一句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他像是在哄她似的低喃:“很快就到了,忍着点。”

========

修颉颃一路扛着她走到自己的停车位前,他那辆普普通通的沃尔沃宋儒儒还是认识的,只是他却没有走向NM250,而是继续往前走了两步,就在NM250隔壁,是一辆崭新的沃尔沃——和NM250同款同型号同颜色,但是是一辆新车,车窗上还有临时的纸质牌照。

他打开新车的副驾驶,把她小心地放进去,扣好安全带。

宋儒儒坐在这车里震惊不已,“这是……”

他关门的动作稍稍停下,一只手还撘在车门上,“哦,我刚才找你就是想说这个,今早你说你不想坐NM250车牌号的车嘛,所以我就去重新买了一辆,这次车牌肯定不是NM250了。”

炫耀新车这种事,换作别人肯定是又LOW又俗,可他诚恳又有点蠢的样子,以及两辆一模一样的车,实在让她在哭笑不得之余莫名有了一种感动。

因为他不是要换车,也不是要炫富,他甚至觉得原来的车很好,所以再买的时候才会买一样的车,他所作的一切只是因为她的一句话,甚至是一句她自己说完就忘的气话。

“就因为我?”像是有什么狠狠撞上了她的心,哪怕那心硬如磐石,也稍稍颤动了一下。

“恩。”修颉颃点点头,“我仔细想了你说的话,我确实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一直以来我都只顾着自己喜欢你,却丝毫没想过我的喜欢会让你难过。”他像写论文一样汇报自己得出的结论,除了分析资料还要反思之前错误的形成原因,“因为我从没有喜欢过谁,并不懂应该怎么样去喜欢一个人。”

这个问题他今天思考了很久,喜欢一个人应该是怎样的,除了想要见到她,除了想要和她说话,除了想与她分享自己心情,更重要的是如何见到她,如何与她说话,如何向她分享自己的心情,“如何”二字偏偏是他不会的。

他也曾有过欢喜,有过这样的感情,可后来却骤然失去了,漫长的岁月过去,修颉颃早就忘记了该如何去迎接久违的欢喜。他的喜欢让她措手不及,其实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样,发现自己喜欢她的时候,他也震惊,也茫然,但更多是期待。

他那么期待将自己的喜爱告诉她,想要诚实地让她知道自己的感受,像无垠沙漠中出现了清泉,枯燥的文字里出现了色彩,让他惊讶又喜悦。然而他是在黑暗森林里迷途的人,只能见到遥远天边的光明,有喜欢的心情,却没能找到喜欢的路。

所以在这篇论文的结尾,修颉颃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合理方案,“你说你讨厌未知,以后每一件事我会问过你的意见,你要是不想和我说话就告诉我,要是也不想见到我,就告诉我你的日程,这样我就不会和你一起出门,你也就不会看到我了。”

这是一场只有两个人的论文汇报,他是汇报人,而她是唯一的听众,也是唯一可以给予评价的人。

“当然……”他小声地补充了一句结语,“如果你愿意和我说话,愿意见到我的时候,也一定要告诉我……”

唯一的听众笑了。

宋儒儒想,他们俩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所有的思维她都不能理解,他所有喜欢她的方式都让她无所适从。她甚至觉得他的喜欢很莫名很可笑,在她狠狠刺伤他之后,他一定会选择优先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所以啊,她真的一点都猜不透他,他们也确实没什么是相似的,也没什么是相符的,可修颉颃真是个怪物,他这样耿直又笨拙的方式,竟让她觉得也许不安感并不是那么可怕,虽然她还是会因为他的突兀而紧张,可也会因为他的认真而感动。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不想见到你,只是我完全不了解你,有时候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事,这让我有些不安……”

“你想了解我?”修颉颃惊讶地看着她。

宋儒儒不知道他怎么从上文中得出这个结论,一时语塞,而修颉颃已经开始郑重其事地介绍自己了,“我叫修颉颃,今年二十八岁,男,汉族,我的工作是……”

“咳……”宋儒儒轻咳了一声打断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脚。

修颉颃一愣,很不好意思地笑了,“对不起,我忘了要送你去医院,”

关车门的时候,他说:“以后我做的不对的地方,你都可以直接告诉我。你愿意和我说话,我很高兴。”

宋儒儒想,是不是因为太久了,太久没有体验过被人喜爱的感觉,她才会忘记其实无论是否真的喜欢上对方,被人喜欢都是一件幸福的事。

========

精彩评论:

猪脚前期救了二十多个差点丧生于车祸爆炸的生命而被提升为f级社会地位,也就是普通成年公民(教主自己设定并说明的)。结果没几章后,猪脚因为是未成年人无法动用路人老爷爷遗产,后面陷入第一个副本时也是靠的现世生日到了,遗产可以拿来做慈善了猛加了一笔功德;很明显,年龄对应的权限之设定对后文影响是比较大的,结果来了这么一个bug,非常影响阅读体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