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出马走阴阳:我的狐仙情人》地马走阴阳 同人 出马走阴阳:我的狐仙情人章节目录

更新时间:2020-05-18 08:39:26

《出马走阴阳:我的狐仙情人》地马走阴阳 同人 出马走阴阳:我的狐仙情人章节目录 已完结

《出马走阴阳:我的狐仙情人》

来源:酷匠网 作者:跃马江城 分类:灵异 主角:张衡,张衡和

跃马江城新书《出马走阴阳:我的狐仙情人》由跃马江城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张衡,张衡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翌日清晨,我还未醒来就听见狗一直再叫。张衡来了!来的这么早,这是凌晨四点多就从家出发了啊。“佟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啊。我奶奶,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清晨,我还未醒来就听见狗一直再叫。

张衡来了!

来的这么早,这是凌晨四点多就从家出发了啊。

“佟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啊。我奶奶,我奶奶恐怕要等不及了,那个阵法貌似不要用了啊!”张衡进门就跪在了地上,对着我猛地磕头。自从我说出“八槐锁阴”,他就对我倍加信任了。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情了?”

自从上次你们走后,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奶奶的坟地。

开始的时候坟地没什么,都是奶奶在里面哭,说她要出来,她难受。

后来,后来我就发现坟上的土被人动过,像是什么人刨开了一点。

每天晚上,都被人刨开一块。前天,我看到了棺材板了。

“不可能啊,我昨天还去了你奶奶的坟,没有异常啊!”我赶忙安慰他,这孩子一定是被吓着了。

“我也去看了,是没有异常。可是,可是我,我昨天晚上的梦,梦见坟地的棺材开了一角。那今天奶奶是不是就能爬出来了,我怕啊,我真的怕啊!”

说到这,我才懂,这是噩梦醒了就跑我这来了。

我留了个心眼,卖个关子。

清了清嗓子说:“你这情况呢,确实挺罕见。但也不是没有过。这是你奶奶和你感情好,提前对你的预警,给你机会,让你赎罪呢!”除了张老太太,鬼才知道这啥意思呢。是不是张老太太搞的鬼,还不一定。

“对,奶奶平时最疼我了,她一定是来害我娘,不想伤到我,才让我赶紧离开对不对?”

我愕然,这时节,张衡的离开只能是添乱,肯定不会有益得了。

还未等我开口回绝他,他自己又默默的说:“不行,我不能丢下我娘一人。她太可怜了,只有我能救她。佟大师,你有没有办法能救救我们,你要什么我们都给,只求你能救救我娘!”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真的是小瞧他了。为什么对他娘这么孝顺,对他奶奶就不行呢!

“我需要了解事情的经过,你奶奶是让你娘饿死的吧!”

张衡猛地抬头,瞪大眼睛看着我,半晌未说话。最后默默的低下头,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可知道为什么?”

等张衡再次抬起头时,眼神开始涣散。“奶奶太恶毒了,她想害死我娘。”

这句话,顿时打破我之前所有的猜想,到底真相是什么?

“从我记事儿起,奶奶对我娘非打即骂,非要我爹再娶一个。我娘只会偷偷的哭,记得有一次,我娘因为抱着我去砍树枝,我被树枝子划破了头,我奶奶就逼着我爹打我娘。我爹不肯,我奶奶就自己动手。拽着娘的头发就往灶台上磕,血渗在灶台上,现在还在!”

“说起来都是家丑,最近几年,奶奶不行了,我曾偷偷的听到她自己一个人自言自语,像是疯了一样。她说她要毒死我娘,让我娘和她一起走。那天,我亲眼看到她把敌敌畏涂在了我娘平时喝水的瓷缸里。”

原来如此,看着张衡,我不相信这是编出来的。

“你爹知道这事儿么?”

“知道,我告诉了我爹娘。毕竟,奶奶老糊涂了,万一哪天做出错事,什么都来不及了!”

到这,我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怪不得,儿媳妇动手,孙子和儿子都是默许的。这老太太也该早些去她该去的地方了。

可我还是不明白,就算如此,为何还要在坟上做手脚,最后来害自己呢!

“坟地上的手脚是谁动的?难道你们不知道,棺材上崩了墨线,死者不能超生,一直忍受着死前的苦楚么?更何况坟角埋上把棵槐树钉,三代必亡,这样祸及子孙的事情,你们得不偿失啊?”

张衡似乎对此事完全不知情。他不可置信的摇着头,大声喊道。

“不可能,不可能!我们找阴阳先生算过了,他说要是不把奶奶钉上,她会变成厉鬼害我们一家的。等百年之后,我们都去阴间会面,再破了这风水就好!”

我不得不告诉他,你们一家都被人阴了。这是什么深仇大恨,才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

张衡年纪轻,有可能不知道,他父母肯定知道。

我收拾收拾东西,就和张衡去了他家。

张衡他爹难得没喝酒,张衡他娘还是淡淡的。张衡说清事情后,张衡他爹的手一直在抖,烟灰撒了一炕。张衡他娘倒是镇定,只是轻笑。

“该来的早晚会来,我说的没错吧!报应,都是报应!”张衡他娘,在张衡他爹耳朵边上笑着说道。我突然觉得,那神神叨叨的表情比张老太太挠棺材都可怕。

“冬夜里吹来,一阵春风。心底死水,起了波动。虽然那温暖片刻无踪,谁能忘却,失去的梦!”张衡他娘哼着一首老歌慢悠悠的走了出去。看着她的背影,似乎年轻了许多。

等到她死后很多年的时候,我才知道,这首歌叫《恨不相逢未嫁时》。而那时的我,对这首歌深有感触,曾在无人的夜晚,自己灵魂出窍到树下,轻轻吟唱。

张老头试着几次把烟嘴凑到嘴边,却如何都吸不进去。

最后他惊恐的看着我和张衡:“他,一定是他来了!”

他,是谁?

我知道该是下猛药的时候了,“张大爷,你要是再不说,就算胡三太爷来了,也是无力回天啊!”

“我知道,今天晚上,他就会来了!我看到了棺材里面露出的那只手了,那不是我娘的手,那是他的手,我记得他的手!细细长长,白白嫩嫩,怎么和我们这种庄稼人的手一样呢,哈哈哈哈!”

我和张衡面面相觑,这到底是谁?张衡他爹似乎开始神志不清了。

而张衡他娘,明显是,一切了然于胸,欣然接受!

我本想回去开堂,请堂中人马想想办法。谁料,张衡死活都不让我走,非要我在此过夜。这算什么,看他痛哭流涕的份儿上,我真心觉得他可怜。可能是他父母造的孽,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唤来多多,让他回去告诉靖安一声,我今天晚上就在张家守夜了。

想想,我真是高估了自己。就算我在这又如何呢?

等到夜深的时候,张衡他娘一直在镜前熟悉打扮,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还扎上了红艳艳的丝巾。我一直暗示张衡,你娘不会是要自尽吧。一般要自尽的人都这样。

张衡让我放心,她娘这么多年的习惯都是这样的。让我无需担心。

晚上,我和张衡他娘在一个屋子里睡,张衡和他爹在一个屋子。

睡得正香的时候,就听到多多叫我。

“姐姐,姐姐快起来。姐姐,有危险。”

我猛地睁开眼睛,本来睡得就不实。心里总是惴惴不安的。我摸向灯绳,打开灯看着张衡他娘,面上竟然带着笑容。对面屋却传来了恐怖的叫声。

我连忙爬下炕,鞋子都没来得及穿!打开灯,张衡和他爹捂着脑袋,两个男人缩在炕脚一阵阵的喊着。

“怎么了?不用怕,我在这呢!”

张衡连滚带爬的爬到我这儿,奶奶来了,奶奶来了,我看到了!正在往这边走,马上就走到大门口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铛铛,铛铛......”还伴随着珠子的滚动。竟然不是人手拍门的声音,似乎是,拿着什么东西在拍门!

“是算盘,是算盘,奶奶拿着算盘!”张衡闭着眼睛撕破了喉咙般吼着。

“不是你奶奶,是他来了,他拿着算盘来了!”张衡他爹清醒的说道。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跃马江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张衡,张衡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跃马江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出马走阴阳:我的狐仙情人》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张衡,张衡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