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离阴阳》凤离天小说免费阅读 君臣文 凤离阴阳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2 08:39:24

《凤离阴阳》凤离天小说免费阅读 君臣文 凤离阴阳免费阅读 已完结

《凤离阴阳》

来源:酷匠网 作者:信浓 分类:玄幻 主角:凤泠,青棱寒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信浓原创小说《凤离阴阳》,主角是凤泠,青棱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原来我是订了亲的。”凤泠坐在马车之中,喃喃道。对于大小姐的莽撞,她倒也不恼,谁人不会冲动?脑中回忆起了二叔凤震临行前的话语:“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我是订了亲的。”凤泠坐在马车之中,喃喃道。

对于大小姐的莽撞,她倒也不恼,谁人不会冲动?

脑中回忆起了二叔凤震临行前的话语:“你且记得常与家中书信来往,说说你于宁家所遇之事,尤其是‘新奇’事,若是有所难处,可要说出来。”

看来凤家是要对宁家下手了,凤泠心思细腻,如何会看不透这一点?想借婚事利用她?若将此事传扬出去,凤泠要再想说亲可就难了。想到前些日子所见那人,凤泠面便有些发热,赶忙摇摇头。

就当是为了青棱寒月刀罢,那是三叔的执念,现在他不在了,他的执念便有我来完成。

只是大小姐还在,她的举动对于此亲事,似乎颇为看重,但愿不会惹出什么麻烦。不过这么想到底是自私了些,借用了人家的身体,虽说是一模一样的面颊,相仿的身段,如此这般倒是后入为主了。

马车一路颠簸,凤泠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若是含烟在身旁,一定会抱怨含烟的。此次行动,凤泠并没有唤上含烟,原因很简单,有大小姐已经够麻烦的了,再多个活泼的小丫头,只怕会捅出更大的篓子。

凤泠叹息,合上眼,大致三个时辰?便至宁家了。

凤泠由车夫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见宁家众人早早便立在外头迎接。为首的那位男子,戴青色玉冠,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着藕色蜀锦衣,也是俊美至极,只是少了几分谪仙之气,多了几分平和,可惜比起即墨家公子,到底逊色了几分,大致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罢。

慢着,此人与那画中之人竟如此相像?凤泠惊,只觉得身体有些不受控制!是大小姐,凤泠意识有些模糊……

大小姐见那为首男子,面上洋溢暖阳般的笑意,三步化作两步,径直跑了过去,嗔意浅浅“海哥哥想我吗?”

为首男子唤作宁海,为宁家现门主。见到大小姐,听得她的发问,宁海的面上多了几分喜悦,刮了刮大小姐秀美的鼻,“那是自然,你可知前些日子听得你不慎落水的消息,我有多担心。”言语之中的宠溺毫不掩饰。

大小姐面上有些发烫,面颊轻靠着宁海的胸膛,“泠儿最喜欢海哥哥了。”她的声音甜甜的,听了便让人舒服。

“泠儿,还有外人在呢!”宁海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见众人都在注视着他,面上亦红红的,双臂却不争气地搭在凤泠的后背。

大小姐听了,轻哼一声,“海哥哥年长了,胆子却小了!”虽是嗔怪,却并无埋怨的神色。

下一刻,大小姐只觉得双脚一空,竟是被宁海横抱起了。大小姐轻锤着宁海的胸膛,“讨厌……”雪白的冰肌却是愈发的红了,“怎生像个登徒子?”

“不是你说我胆子变小了吗?”宁海的鼻梁对上了凤泠的鼻,甚至还能感受到那暧昧的温热。

大小姐先是一愣,随即心中升起一阵暖意,便任由着宁海将她抱入了宁家后院,并示意手下人离开。

待到四下无人了,宁海将大小姐放下。大小姐转身,嘟哝着唇,“海哥哥适才也真是,猝不及防的,可把人家吓着了。”

“还不是瞧你实在可爱?”宁海低头凝视着凤泠,含情的桃花眼之中多了几分波澜。

“登徒子……”虽是这么说,凤泠面上欣喜的笑意却是不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那尺八,你练得如何了?为了制那尺八我可废了好大的心思!”

谈及此事,宁海面上便带着自豪的笑容,“泠儿废了那么多心思制的东西,我自然收得好好的,每日练习前都要焚香祷告好一会儿。”

“油嘴滑舌。”大小姐踮起足尖,手指戳了戳宁海的额头,谁知重心不稳,直愣愣地扑进了宁海怀中,霞光似得红晕在面上晕染开来。

宁海顺势抱住了大小姐,“泠儿不信?”

大小姐连忙摇摇头,“才不是呢。”

“那我今日便献丑了。”宁海言,松开了大小姐,用那精湛的轻功回了房屋,将那尺八取出。

尺八,竹制,以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其音色苍凉辽阔。大小姐不明白,这人为何如此执着于这独特乐器,当初竹林为寻那竹子,她可算是费劲千辛万苦,身上脏兮兮地归凤家,不光被二叔罚了,还让师兄师姐们笑话了好久。想到这里便委屈至极。

宁海静坐在石头长凳上,大小姐坐在一旁,一脸期待的模样。

因是初春好景,杜鹃在枝头浅唱,微风拂过,海棠树枝儿沙沙,配《虚铃》竟毫不违和。

可尺八之音到底苍凉了些,大小姐喜欢不起来。明明海哥哥奏得极好,可是每一次她都听不下去。大小姐抿唇,却见宁海沉醉于乐曲之中,不忍打扰,托着下巴静静地待在一边,思绪也不知飞到了哪儿。

蓦地,不合时宜的声音便出现,打断了这样的和谐。大小姐微微蹙眉,觉得这人实在不识趣,扰了气氛。

“家主,已收网,细作已被擒,应该作何处置?”来人行了个大礼,着青色衣。

尺八戛然而止,宁海温柔的眸光之中多了几分狠戾与深邃。“将青衣众皆唤至习武堂外,这次应当众行刑,以儆效尤。”

“是。”那人道了这么一句便退下了。

转身望向大小姐,神色又多了几分温和,“我有事要先行一步,无法陪伴,不如……”

大小姐拽着宁海的衣袖,目光灼灼,“才不要,我们可是未来的夫妻,我陪你一起去。”

“我是怕你看着夜晚梦魇。”宁海又刮了刮大小姐的鼻梁,那样的温和。

“没事!我也是世家小姐,世面还是见过些的,不至于!”大小姐这般理直气壮地道,其实是心虚的,但想着有海哥哥那样平和的人在,应该没什么的罢。

宁海拗不过大小姐的相求,无可奈何的模样,只得带大小姐前去习武堂外。

所谓青衣众,便是指宁家世家子,皆穿青衣,本身人便不少,现在皆聚集于此,黑压压一片。

幸好海哥哥今日所着乃是藕色衣裳,否则,只怕是要跟丢了。

见门主来了,众人散开,为宁海让了一条道。走到了前头,大小姐也跟着往前走,只是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小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若不是身旁有宁海,她必定会因惊恐做出失态的事。到底是第一次见如此血腥的场面,大小姐是惶恐的,但想到适才是自己理直气壮地要跟着宁海来的,只得缩在后头。

是行刑的场面,是鞭刑,被行刑者缚于“十”字行刑架上,身上早便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艾绿的衣早便被鲜血晕染,血与肉的横飞,行刑声与哀嚎声的交织,响彻天际。

有几个青衣的学徒们受不了这样可怖的场面,惊恐地抱怨,老成的则微微蹙眉,冷静地围观着这一切。

宁海回头见到大小姐的异样,见她明明害怕得要死却还在逞强,微微一笑,挡住了大小姐的视线,并对行刑者说:“割了那细作的舌头,继续行刑。”

终于,再听不见那哀嚎之声了。

大小姐惊,她没想到这般冷酷的话语会从宁海的口中说出。她印象之中的海哥哥是那样的温和,便如同这和风一般,原来他的温润如玉只对我一人吗?想到这里,大小姐的面微微发红。

那被行刑者骨头倒是挺硬,鞭挞与炮烙撑了那么久,最终被灌下了铜汁才暴毙。

经此一事,青衣众面色一变,这杀鸡儆猴之法,倒也的确有效。

待青衣众离开,宁海询问大小姐“可还好?有没有被吓着?”

大小姐摇摇头,听得语气之中全然没有适才的狠戾,大小姐便确认了适才的想法,心中顿生出了一阵暖意,“有海哥哥在,当然不会。”

“那便好。”宁海舒了口气,摸了摸大小姐的头。“待会儿我有要事需商谈,或许无法陪伴。”

“去吧去吧。”大小姐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尤其面对心爱之人,自然不会勉强。

宁海淡笑,“鸣柳,带泠儿院子之中走走罢。”

不远处便出现了一位身材窈窕,打扮清秀的女子,看模样要比大小姐大些,可要比那容貌,大小姐是有信心的,只那身材……大小姐便要自叹不如了。

“泠儿,她是我的贴身侍女,由她带你我放心。”

大小姐点点头,便由着宁海去了。只是仅是第一眼,大小姐便不喜欢鸣柳。

“凤小姐随婢子走吧。”鸣柳的音之中带着些许的不善,大小姐没有发觉,凤泠心中却清明得很。

凤泠作揖,“那便劳烦鸣柳小姐了。”

凤泠不得不承认,打理宁家院落的小厮要比凤家的要有品多了,精致不说竟有几分风雅的意味,倒是难能可贵。

听鸣柳介绍着,“这是忘忧台,那边的亭子唤作静水亭。院落之中的草木皆由门主亲自打理。”

凤泠不由得感叹,也难怪,爱屋及乌,大小姐屋内的盆栽也是别具一格。可惜她凤泠不懂这些。

不由得失了神,凤泠只觉得耳边静了不少,待回过神来,鸣柳已经没了踪影。

这丫头,凤泠轻笑,到不怪罪,在这般静好的院落里漫步,也是一件惬意的事。

精彩评论:

作者(信浓)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凤泠,青棱寒)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凤泠,青棱寒)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凤泠,青棱寒)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凤泠,青棱寒)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