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吟花词》吟的词语有哪些 801 吟花词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5-26 00:39:45

《吟花词》吟的词语有哪些 801 吟花词腹黑攻 连载中

《吟花词》

来源: 作者:紫糖米糕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南雅,庄子

主角叫南雅,庄子的小说是《吟花词》,它的作者是紫糖米糕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 鹿艿绕着小道去到了归元帝赐给她的新居处,新居处临湖而建,又有地龙埋在底下,果真是一个冬暖夏凉的好地方,也亏得问椒愿意将这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鹿艿绕着小道去到了归元帝赐给她的新居处,新居处临湖而建,又有地龙埋在底下,果真是一个冬暖夏凉的好地方,也亏得问椒愿意将这一处给了她一个宫女。

然而细想来,她也算是在问椒跟前有几分脸面的宫女,算是个芝麻绿豆的女官了,想来这般待遇也不算过于夸张。

于是她将整备了顺便带了来的行囊收拾了归到宫室衣柜当中,便算是“乔迁新居”了。

问椒又放了一日休假予她,叫她歇息,她自然不会多加推辞,打定了主意要在屋子里待上一日,寻常无事,绝不出这门子。

天公作美,似是要与她心愿应和似的,她前脚刚收拾完,后脚半天边上便稀稀落落下起了雨来。珠落玉盘,临窗望去,整个湖面被荡漾开了千万重的波纹,美不胜收。湖面一阵凉风卷来,叫她身上的汗水立时便去了大半。

于是便凭栏趴伏,对着空无一人的湖面,思念起了她心头的姑娘——都说吃过了姻缘果的人,是要一生一世在一块儿不分开的,怎的没在她和南雅身上应验呢?

……

南雅将鹿艿抱着围在怀中,两人耳鬓厮磨,说些悄悄话。彼此额头相抵,呼吸吐纳可闻。

山中阴凉,又无人打扰,她们在山洞之中待了不知多久,南雅微拨藤蔓,看了天色,道:“…姐姐,看着天儿,像是不早了,咱们回吧。”

鹿艿自然道“好”,便随着南雅站了起身,两人收拾了物件,正要出去,天上却毫无预兆就掉下了豆大的雨滴来,她们自然不曾携带雨具,只得暗叹天公不作美了。

不得已便返身回来,仍旧坐下,等着一阵雨水过去,好折返庄子。

“…好在是咱们还没一脚踩出去,否则这般阵势的大雨,不用走几步便就成了个落汤鸡了。”南雅听着外边动静,如是说道。

她一边儿说着,一边儿搂了鹿艿叫她背对着靠在她身上,鹿艿自选了个舒适的位置躺好了,方才思虑着应答了:“…可盼着这雨水快些停了,不然回去迟了,便要误了晚膳了。”庄子不比府中,一应用度皆是省略了的,她们不回去,南雅做主子的还有饭菜留着,鹿艿却是要空肚子了。

南雅知她意思,温柔轻笑:“…厨灶上的婆子若是只给咱们一份饭菜,那反倒是一桩喜事了。”

鹿艿自然不解。

南雅又道:“…古礼有云,妇至,婿揖妇以入,共牢而食。姐姐可知,这是何意?”

鹿艿不及南雅看过书籍众多,哪儿知道。

南雅便细细讲解而来,她越是说,鹿艿便俏脸越红,红到尽头,便要滴血而出,“蹭”的一下起了上半身子,恼羞成怒:“…娘子又闹我!”

南雅低头闷笑一阵,重新将她摁下,半晌才将脑袋挤到鹿艿肩头处靠住了,晦暗不明着说了句:“…我可没闹你,我说的,都是真心的。”

南雅说完这一句,便闭口不说,歪了脑袋在鹿艿脖颈上蹭来蹭去,前头弄出来的殷红还远未消散,烙在那儿。

鹿艿听了,心头巨跳——南雅将话儿说到再清楚不过的地步,她也不是听不明白人话的,哪儿还不知道南雅是个什么意思。

她甜蜜而彷徨,静默好一会儿,终是一语不发着主动往南雅身上黏得更紧密了些,南雅亦以手上动作回应,一切尽在不言中。

古书上有同牢之礼,只是那经义,说得是世间千千万万的寻常男女吧?然而她们却是两个女子。

山洞外头大雨倾盆,山洞里边两人只静静依偎一处,许久无人说话,一只避雨的鸟儿落到了藤蔓上,却被里边轻声动静惊吓得立即又飞了开去。

到雨水大得几乎渗进山洞之中,山洞里的两人才匆匆忙忙起了身子,退避到洞口深处。

“…这儿好在是地势高些,只是看这雨势,咱们说不好便要在这儿待上一夜了。”南雅帮着鹿艿梳理了微乱的鬓发,语声轻柔。

鹿艿嘟囔着幸灾乐祸:“…那么娘子说的那什么同牢之礼怕也是不能成事了吧?”

雨水大得挤开了藤蔓遮蔽,涓涓细流地渐渐在出入之处汇聚成了一汪的水摊,两人不用过去掀开枝条,便也知道外边根本是不能行走的了。

南雅脸色醺红,得意洋洋:“…咱们每日凑在一桌子吃饭吃菜的,还差着这一餐么?”

鹿艿一听她说,恍然大悟,从她身上起来,无奈道:“…敢情着,你是蓄谋已久。”她心头鹿撞,分明外边风雨交加,却只觉着周身都是微烫如汤煮。

“…你才知道。”

只是方才一阵疾风带进许多飞坠喷洒的雨滴,还是弄湿了两人衣裳,这会子进到洞口最底处,衣裳布料仍是不免湿哒黏腻,紧贴在身子上,颇有些不大好受。

鹿艿顾不得去与她计较往日“算计”,只嘀咕了一句:“…就说哪个主子对做奴才的这么好呢。”便使劲儿将衣裳湿透之处以手指捏起,好让自己好受些。

老半晌,外头的雨一点儿也没有小的迹象。

不过也好——鹿艿看了看藤蔓那头源源不断、一点儿一点儿满上的雨水,想着,在这儿也就她和南雅两人,与在小院子里也差得不多。回去庄子却是与一班不相干的人挤在一处,就连寝居也不安静。

柳氏带着一干郎君娘子出来庄子避暑,南归儿女众多,庄子的厢房却是有定数的,故而像是南雅这般无甚受宠的庶出,总免不了与姐妹兄弟同挤一房,连带得贴身服侍的丫头子都得睡在一处。

南雅便是与一个庶姐分到一处歇息,到时候少不得有人在边上叽叽喳喳,反倒不如就这么待在山洞口里了。

她这么想,便也嘴上说了:“…那十一娘子讨厌得很,尖酸刻薄,我不喜欢她,索性不如承了上天好意,在这儿睡上一夜,省得被她捅软刀子。”

与南雅同住的,正是在南家排行十一的娘子,闺名唤作南雀。

精彩评论: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紫糖米糕)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紫糖米糕)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紫糖米糕)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