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怎么舍得我难过》怎么舍得你难过是什么歌 章节列表 怎么舍得我难过GC

更新时间:2020-06-26 00:39:38

《怎么舍得我难过》怎么舍得你难过是什么歌 章节列表 怎么舍得我难过GC 已完结

《怎么舍得我难过》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五月翕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安歌,梁安歌

新书《怎么舍得我难过》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五月翕,主角安歌,梁安歌,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明明进的是包间,却还是被人打扰。 饭吃到一半,包间外传来轻柔恭敬的声音:“先生,樱花包间的方先生说是您的亲人,要您务必带着结伴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明进的是包间,却还是被人打扰。

饭吃到一半,包间外传来轻柔恭敬的声音:“先生,樱花包间的方先生说是您的亲人,要您务必带着结伴的小姐一同前去。”

“嗯。”莫玦青面无表情地放下筷子:没想到跟到了这里,看这阵仗今天怕是非要见到她不可了。

“歌儿,吃饱了吗?”

梁安歌放下筷子点头:“嗯。”

“你想见他吗?方正德,方怀瑾的爷爷。”总要询问她的意见,迟疑了片刻,道:“要是不愿意,也可以…”

“见。”方正德不就是掌管整个方家的人,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白白错过。

他狐疑道:“你确定?”

“确定。”她的态度坚决。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可能会有危险。”他不想她去,非常不想。

梁安歌莞尔:“有你在啊,有你在我怕什么。你会护着我的,对吗?”

“嗯。”莫玦青微蹙眉:我是怕他乱说话。

等到了包间,看到的是位白发苍苍却依旧精神矍铄的老人。

看着慈眉善目的老人,梁安歌完全联想不到他可能是泯灭人性的毒枭。

方正德慈爱的向俩人招招手,示意他们坐过来。

莫玦青横在中间坐着,变相的把梁安歌护在身后,俨然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方正德转着手里的两个平谷四座楼文玩核桃,饶有兴趣地来回打量着两个人,刚才的善目此时犀利无比,似是眼里装着透视镜把人里里外外看个透彻。

她倒是毫不畏惧地回望着方正德,想从他身上看出一星半点的问题。莫玦青往前坐了坐刚好用身体挡住她,让方正德那犀利的视线无法落到她身上。

莫玦青抬眸对上方正德的眼睛,防备道:“您这次从云南回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方正德收回视线,又换上了和蔼的笑容,半开玩笑道:“无事发生,我就不能回老家看看了?”

莫玦青脸上的防备没有一刻松懈过:“绝非此意。”

方正德沉着声音笑了几声,道:“逗你呢。你这孩子怎么还是这臭脾气,每次说话都板着张脸,好像我这个做爷爷的很难相处似的。”说着看向被挡在莫玦青身后的人,和善道:“这是梁家那姑娘吧?”

梁安歌把挡在身前的人往后推了推,笑着回:“方老先生您好,我叫梁安歌。”

方正德转着手里比莫玦青的年龄还要大上一轮的玉化核桃,悠然道:“还真是啊,你就跟着阿玦叫我爷爷,叫先生听着多疏离。”

梁安歌乖巧的喊了声:“方爷爷。”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才这么高,”说着比了个高度:“没想到现在都这般大了,时间还真是无情物。不过,安歌倒是出落得越发漂亮了,跟你母亲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说完似笑非笑地看着莫玦青,俨然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莫玦青额头上的青筋不停跳动,下意识去握她的手,却扑了个空,悬在空中的手开始不自然地微微颤抖着。

梁安歌发现异样与他十指紧扣,他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这才落定,渐渐恢复正常。

方正德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满意的勾唇:“阿玦,你和施施可还有联系?”

莫玦青深吸了口气调整好状态,放开她的手,回:“一别十年,杳无音讯。”

梁安歌疑惑:施施是谁?

说起以前,方正德惆怅道:“真怀念以前啊,那时你们还小,总能伴我身侧。哪像现在各奔东西,家都变得不像家。”

方老爷子倒是有模有样的怀念曾经,可莫玦青却没多少表情,整个人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她在身边能感觉到。

话题一转,方正德看到梁安歌,再次露出和蔼的微笑:“安歌,西泽如今可还好?”

梁安歌回以礼貌地微笑:“多谢方老…多谢方爷爷的关心,哥哥现在很好。”

“那就好。你的父母,现在如何?”

莫玦青那双掩藏在睫毛下的眸子正泛着凶光,手也握成了拳。他清楚方正德的意图,是想给他下马威。以前他没有软肋又软硬不吃,方正德拿他没办法。现在他的软肋是梁安歌,还是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所以方正德准确捏着他的七寸让他顺服。因为知道当年事实真相的,也有方家人。以方正德的本事肯定查到了梁安歌失忆的事,所以才会北上亲自跑这一趟。

梁安歌顿感失落:“他们…去世了。”

方正德明明早就知道,却装傻:“啊…那真是可惜了。安歌,你要节哀。”话是对她说的,可眼睛却是盯着莫玦青看的。

梁安歌点点头,转而又问:“您…认识我爸妈吗?”

“自然。”随即看了眼茶杯,又瞥了眼莫玦青,漫不经心地用食指轻敲着茶杯。

“那您可以跟我说说有关他们的事吗?”

方正德刚想开口,莫玦青狠了狠心起身端着茶壶为他斟茶:“爷爷,请用茶。”这是今天第一次叫他。

见他服软,方正德这才满意的勾起一侧唇角,随后望向梁安歌时又换上慈祥的笑容:“我也是听我儿提过几次,不过这人老了记性也跟着退化,以前的事早就记不得了。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啊,唉。”

她是想继续问,可老爷子在这儿叹岁月无情,她也不好没眼力见的东问西问,只能作罢。

等到从包房出来,莫玦青的脸色才稍有好转,僵硬的身体也恢复正常。

“没事吧?”这一碰到他的手,才发现他的手心冒了汗,两个手掌湿漉漉的像是被水冲洗过。

“我手湿,抓胳膊吧,别脏了你的手。”他的声音微颤,可以听出已经在尽力压。

梁安歌听话的挽着他的胳膊,但眼里的心疼一览无遗。

调整好状态,莫玦青深吸了口气:“走吧。”

他怕的从来不是方正德的威严和背景,而是梁安歌知道当年的事。

想到她知道真相后会离开,就觉得恐惧万分。一刻都不敢想,一秒都不想多待。

转而心有余悸道:“答应我,不要和他单独见面。”

梁安歌迟疑:“为什么?”

“你只要记住,他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和善,他是彻头彻尾的商人,从骨子里透出的只有利益。我不想你被利用,你懂我的意思吗?”

“可是…”可是我的任务就是查他,不接近要我怎么下手?

“没有可是,你一定要记住我说的。”他说得认真。

梁安歌只好先答应,以安抚他的情绪。

待他们走后,樱花包间的门再次被打开,方正德斟着茶,头也不抬道:“来得真不巧,刚走了两位小朋友。”

“方老先生哪里的话,既然是您的安排,自然是有您的道理。”景云也不客气的坐到对面:“听说方老爷子截了那批货,不知道新货的质量如何?”

不比之前,方正德毫不掩饰情绪,转着手里的玉化核桃笑着道:“自然是上品。”

景云在心里冷笑:老狐狸。

“既然如此,方老爷子打算怎么给我个交代?”

“自古弱肉强食,能被我截下,说明你不够本事。”方正德坦言:“何况我帮你挡下一劫,怎么说也扯平。”

话说得好听,截了货付出代价是应该的,怎么到他这里就成了两不相欠。景云冷笑了声:“我连一点甜头都没尝到,说是替我挡刀,未免太牵强。”

方正德也不生气:“你与我本就是一条船上的渡者,要不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我眼皮子底下生事,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坐在我前面?”看了眼见底的茶杯,又瞥了眼景云,敲了敲茶杯。

他只是觉得方正德的举动怪异,并没有细想。但他说的确实在理,方正德作为龙头老大要去追究,那他可能是跑不了的。

过了会儿,方正德摇摇头自己续茶,看着在水里飘起又落下的茶叶,笑了笑:“你知道你和莫玦青最大的不同在哪儿吗?”随即抬头看着他,道:“他就像这茶杯里的茶叶,虽会浮起,最后也会沉淀下来。年轻时是会因气盛而浮躁,但到了如今成家立业的年纪会像这沉淀下来的茶叶,沉稳老练。而你,不管过了多久还是浮躁,看似成熟,实则小孩心性不懂忍。这就是莫玦青为什么能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你只能在他手底下工作的原因。”

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很讨厌与莫玦青比较,各个方面都是。对他来说,莫玦青的存在既是原罪。

“你的资质不差,为何要降低身份为他卖命?即使你对莫玦青再衷心,一山不容二虎,你迟早是要回到自家公司接管生意。我知你心系梁安歌,你们这一辈的小孩们死心眼,一个个倔得很。但你有没有想过,你在阿玦手下一天,就要被他压制一天,那么梁安歌永远也看不到你。”

景云很是动摇:是啊,她看不到。

见他黯然神伤,方正德又道:“你身上又背负着商业联姻的责任,与董家小姑娘订了婚。如果再安于现状,你与梁安歌,可真的就缘分尽散、再无可能。”

景云此时正陷入了矛盾,方正德的话多多少少还是影响到了他。

方正德也不瞧他,闭着眼闻了闻茶香,又小抿了口:“这绿茶少了鲜香,只剩苦味。”又看了眼茶色,啧声:“光颜色鲜亮,完全看不出茶叶的本体。你们小年轻崇洋媚外,喝的就是这盗版绿茶,怎么懂大中华的茶道之美。”说得颇为惋惜。

任听谁说这话他都相信那人的爱国精神,除了方正德。随即嘲讽一笑:“您还真是爱国之心满溢的好公民啊。”

方正德似笑非笑,道:“彼此彼此。”

原本此次赴约,他是来讨个说法,没想到又被他带进了沟里。

方正德这一回来,顿时搅乱了一群人的心。有人惶惶不安,有人蠢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五月翕)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怎么舍得我难过》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怎么舍得我难过》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