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彼此唯一的光》彼此的光 18禁 彼此唯一的光Twink

更新时间:2020-09-12 16:40:47

《彼此唯一的光》彼此的光 18禁 彼此唯一的光Twink 连载中

《彼此唯一的光》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因我故我 分类:短篇 主角:颜琰,杨斯恬

主角叫颜琰,杨斯恬的小说是《彼此唯一的光》,它的作者是因我故我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颜琰把车开到小区里的停车场后,发现杨斯恬还在副驾驶上睡得一脸香甜,便也不忍心叫醒她。 他把安全带解开,离开驾驶座轻轻地关上车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颜琰把车开到小区里的停车场后,发现杨斯恬还在副驾驶上睡得一脸香甜,便也不忍心叫醒她。

他把安全带解开,离开驾驶座轻轻地关上车门——打开副驾驶座边上的车门,解开她的安全带,用抱小孩的姿势(让她的头侧躺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背,另一只手托住她把她从副驾驶座上抱起来,然后用他的臀部把车门关上。

被抱起来的杨斯恬在他的肩膀上舒服地蹭了蹭,迷糊地问道:“到家了?”

他轻拍她的后背,温柔地说:“你继续睡。”

听到这,她安心地再次进入梦乡。

颜琰看着怀里的小可人又开始呼呼大睡了,心里有些有些担心。

她最近和自己待在一起的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觉,会不会是气血不足,这个周末带她去看一下中医,让中医给她开些调理身子的药方,也把她最近的饮食也改为补气血的。

他边走边想,不知不觉就从一楼走到了五楼上楼,连电梯都忘了坐。

走到家门口后,他稍微后仰让她尽量贴着他,然后原本托住她后背的那只手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把钥匙插/入钥匙孔一扭,门就开了。

他把钥匙放回口袋——他盯着已经开的门,有些纠结要不要进去。门口没有反锁只是关上,这说明家里有人。

他打开门,看见鞋架上一双皮鞋和一双低跟鞋就知道是他们来了。

颜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他最终还是决定把她叫醒。

他在她的耳边反复低语,“恬宝,醒醒。”

她抬起头,睁开眼睛迷糊地看着他,“嗯~怎么了?”

他亲了亲她的脸颊,“恬宝,我爷爷奶奶来了?”

她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脸,迷糊地点点头,“哦,知道了。”

他知道她的大脑还没有清醒,也没有打算再和她说一遍,只是让她的后背贴着墙,“恬宝,可以下来了吗?”

她点点头,然后她就在他的慢动作下被缓缓地放下,待她站稳后,才从鞋柜里拿出两双拖鞋,一双帮她穿在她的脚上,另一双穿在他自己的脚上。

两人十指相扣走去客厅——颜琰看见穿着中山装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看新闻的老人,直接开口喊了“爷爷”,而杨斯恬则是被吓得楞在原地了。

颜爷爷回头看见他的孙子带着一个有点眼熟的姑娘回家的时候,眼里有些高兴又有些惊讶。还没等他问自家孙子,这小姑娘是谁。

颜琰笑着对他说道:“这是我女朋友,她叫杨斯恬。”

说着他又扭头对杨斯恬说:“恬宝,叫爷爷。”

杨斯恬红着脸说道:“爷爷好,我是杨斯恬。”

颜爷爷报以微笑,“小姑娘,你好。”

在厨房做菜的奶奶听到动静,走出来就看到了自家的孙子和今天在医院做志愿者的小姑娘。

颜琰看见奶奶出来了,仍旧笑得傻傻地说道:“奶奶,这是我女朋友,她叫杨斯恬。”

杨斯恬低头想掩饰她那已经爆红的脸颊,小声地说道:“奶奶好……我是杨斯恬。”

颜奶奶笑得一脸灿烂地说道:“哎呦,没想到小姑娘和奶奶这么有缘分——原来是我家阿火的女朋友,怪不得我怎么说小杨是越看越合我的眼缘。看来这是命中注定的。”

杨斯恬的原本只是脸颊红,听颜奶奶这么说后脸颊的红蔓延到整张脸以及耳朵,并且还有加深的趋势。她紧紧地反握颜琰的手,头都快埋进脖颈里了。

颜琰指着厨房对颜奶奶说:“奶奶,你刚刚不是在炒菜吗?你不去看看吗?”

颜奶奶焦急地跑回厨房,颜爷爷也没有再盯着他俩看而是扭头回去继续看新闻了。

颜琰拉着脸红得可以滴出血的杨斯恬回到他的房间——他刚把房间的门关上,她就立马扑进他的怀里,把头埋进他的胸膛里。

她在他的胸膛上轻锤了几下,撒娇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爷爷奶奶来了。”

他笑着说:“恬宝,我说了,当时你还点头了。”

她感受他的笑声透过他的胸膛传入了她耳朵里,郁闷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说了,我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他弯下腰,逼迫她只能和他对视。他吻了一下她的唇,说道:“可能是因为你当时还没醒,所以没听清。”

她把头趴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恶狠狠”地说道:“你都知道我那时候还没有清醒,为什么还要在那个时候和我说。”

他继续用那富有磁性的声音诱/惑她,“那如果在恬宝清醒的时候说,恬宝不会逃跑吗?嗯?”

她沉默了一会儿,闷闷地说道:“好吧。你说得对。”

颜琰疑惑地问道:“恬宝之前有见过奶奶吗?”

杨斯恬点点头,有些羞涩地说道:“今天在医院做志愿者的时候碰到了爷爷和奶奶,他们问我药房怎么走?我看***眼睛和你很像,我就决定亲自带他们过去,还和奶奶聊了一小会儿的天。”

他坐在床/上,双手捧着她的脸“啾啾啾”地亲了又亲,“我家恬宝真可爱,恬宝怎么这么可爱。”

过了十来分钟,颜奶奶来敲门,“阿火、小杨出来吃饭了。”

……

四人坐在饭桌上后,杨斯恬的脸又开始红了,手拿着筷子如同被定住了不知道该往哪里摆,如同被定住了一样。

颜奶奶一个劲给她夹菜,“小杨啊,你尝尝奶奶煮的乌鸡汤好不好喝?

小杨啊,你平时喜欢吃什么,告诉奶奶,这样下次来的时候奶奶也知道给你做什么菜。”

杨斯恬低头尝了一口汤,红着脸说道:“好喝……奶奶做什么菜都行,我不挑食。”

颜奶奶又给她夹了几块酱香排骨,“尝尝奶奶做的酱香排骨——小杨是学什么专业的呢?”

杨斯恬乖巧地说道:“我是学医学影像技术专业的——毕业后可以在医院给别人拍片、做核磁共振、做B超这类的检查。”

颜奶奶又继续给她夹了几样别的菜,“原来小杨是医生。嗯,女孩子学医蛮好的。”

杨斯恬乖巧而又羞涩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从碗中那堆积如山的菜和肉中夹出一根菜叶子,然后放进嘴里小口小口地咀嚼。

颜奶奶又继续问道:“听小杨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

……

就这样一顿晚餐,颜奶奶把杨斯恬身世家庭背景以及各种兴趣爱好打探的一清二楚,而颜爷爷全程都没有说话,只是负责给颜奶奶加菜并时不时督促她不要因为说话忘了吃饭。

颜琰也没说话,他的右手在餐桌的遮掩下和杨斯恬十指相扣,给予她更多的力量。

吃过晚餐,杨斯恬和热情的颜奶奶以及“高冷”的颜爷爷道别后就被颜琰开车送回宿舍。

坐在车里的她难得没有睡觉,而是在思考她自己刚才和颜奶奶说话的时候有没有出错的地方,直至他把她送到宿舍门口和她道别的时候她还是处在雾里云里。

最后恍恍惚惚地和颜琰道了一个有史以来最敷衍的道别。

……

颜琰回到家后,就被两位老人“严/刑/拷/打”。

颜奶奶严肃地问道:“那小姑娘人是不错的,但是你真的决定这辈子就是她一个人了?”

颜琰信誓旦旦地说道:“就她了,这辈子不可能是别人。”

颜爷爷看着眼里满满的幸福,“既然认定了人家,就要对她负责到底。”

颜琰说道:“我会的。”

颜奶奶欣慰地说道:“我家阿火长大了,也找了个媳妇,真好。奶奶也可以在有生之年抱到曾孙了。”

颜琰弯下腰,用双手搂住两位老人,“说不定爷爷奶奶还可以抱到曾孙。”

颜琰话音一转,“你们不打算和我说说你们的身体状况吗?”

颜奶奶秒怂,她赶忙把颜爷爷退出去,“我的身体没有什么事,主要是你爷爷他前段时间打太极,不好好休息总想着钻研太极的战术,然后他最近有些头晕,所以我们就去看医生——不过医生说只是气血不足导致的,没有啥大问题。”

颜琰盯着颜爷爷没有说话,颜爷爷不好意思地咳了几下,然后说道:“那个……我以后会好好注意身体的。”

颜琰无奈却又心疼地说道:“明天我带你们去看看中医,看看身体需不需要再调理调理……你们最近别回去了,我给你们食补,顺便带你们去旅游。”

于是颜奶奶和颜爷爷的行程就这样被安排了。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因我故我)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颜琰,杨斯恬)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因我故我)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彼此唯一的光》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颜琰,杨斯恬),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