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样花开》一样花开作品 Mary 一样花开T吧

更新时间:2019-08-10 16:07:19

《一样花开》一样花开作品 Mary 一样花开T吧 已完结

《一样花开》

来源: 作者:莫怀舒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柳梦,师叔

莫怀舒新书《一样花开》由莫怀舒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柳梦,师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柳梦璃微微低头,道:“还请师叔务必以自身安危为上,与妖界作战,想必时日久长,不在一时。师叔身怀绝技,当可自保;若师叔力竭战死,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梦璃微微低头,道:“还请师叔务必以自身安危为上,与妖界作战,想必时日久长,不在一时。师叔身怀绝技,当可自保;若师叔力竭战死,琼华派丧失一员干将,势必人心散乱,彼时战斗定然更增凶险,本派未见得能占据上风。何况……”她想了想,微笑,“何况我们三人刚刚拜入师叔门下,还想多跟师叔学些本事,希望师叔莫要因一时冲动而冒进,留得青山在,日后才能败中求胜,扭转乾坤。”

慕容紫英听毕,微微动容,点头答应:“多谢嘱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贸然行事,白白牺牲。”

“那就好。”梦璃抚了抚头发,笑容暖玉生烟。

紫英望了她一眼,转身走掉。

等冰块脸走后,韩菱纱顾不上计较云天河的态度,抢先一步拉住柳梦璃的手,边笑边说:“好梦璃!多亏你送了大礼,这样以后我们的日子看来会好过很多啊~~”

云天河怎么也想不明白韩菱纱的逻辑,问道:“菱纱,我不明白,你不是说别把师叔当成师叔吗?可你刚才又说,因为他是师叔,才要送他东西……?”

韩菱纱白他一眼,道:“笨,所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紫英拿了梦璃的东西,以后就不太会对我们凶了,多少总要有点顾忌吧?”她行走江湖也有一段时日,自以为将人心看得十分透彻,想想又得意地说,“而且据我观察,小紫英八成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对付他用这招最有效了~”

云天河摸头:“哦……真难懂……”

韩菱纱撅嘴:“也没指望你能懂……”

没想到过了几秒云天河突然恍然大悟:“那么菱纱你送我这个……这个剑穗,也就是说,你也想让我以后对你好一点?”

柳梦璃忍不住笑出声来,韩菱纱的脸由红变白,又羞又恼:“我才没有那么想呢!我……我一开始根本没打算送给你!谁要你……你少自作多情!”

云天河更加不解,菱纱的逻辑根本是自相矛盾嘛!

韩菱纱觉得简直无地自容,一跺脚,看也不看云璃二人,转身狂奔而去。

剩下云天河带几分委屈地看向柳梦璃,问道:“我又说错什么话了?菱纱气得脸红成那样……”

柳梦璃内心叹气,连连摇头:“云公子,女孩子是不会随随便便送男孩子东西的,菱纱她会送东西给你,有可能是因为……因为你是她心上之人。”梦璃心想不如直接把话说开算了,不然指望云天河开窍,世界早完蛋了。

结果云天河继续挠头:“心上之人……啥意思?”

梦璃几乎有晕的冲动,好在她涵养过人,仍是笑笑说:“就是她最喜欢的人。”

云天河脸微微发红:“哦……”忽然又想起一事,“可是菱纱说她之前是想送给师叔的,那她最喜欢的人其实是师叔喽?”

梦璃晕,尽量和缓地解释道:“那不一样……菱纱想把剑穗送给师叔,是出于理,因为师叔对我们多有照拂之恩,菱纱感激他才会想送礼物给他。但对于云公子你,却是出于情,她真心喜欢你,才会想要送你礼物。”

云天河听得似懂非懂,脸色却是越发红了。半晌,才期期艾艾地说:“那个……梦、梦璃,你以前也送过我东西……”

梦璃终于忍不住,揉了揉额角,哭笑不得:“我不是也送了菱纱礼物吗?”偶卖糕!委婉地说到这份上了你也该明白了吧……

云天河摸摸头,疑惑道:“也就是说……梦璃你也真心喜欢菱纱……?”女孩子喜欢女孩子……虽然说不上不对,但总觉得怪怪的……

梦璃绝望地看着天河,终于理解为什么菱纱会在一路上做出那么多没气质的事情了……

“那是因为……云公子和菱纱助我良多,又答应带我同去修仙,于情于理,我总不能光是嘴上说说感谢。何况我也算出身大户之家,总归要投你们所好,送点合用的礼物,方能显出诚意。”梦璃终归耐心极佳,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微笑应对某野人匪夷所思的问题。

天河摸头,有听没懂。“也就是说……你其实还是不喜欢我和菱纱?”

梦璃险些绝倒,野人的大脑回路实在有够简单,黑或是白,好或是坏,A或是B,没有中间过渡的存在。

梦璃扭头不去看天河,强忍住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心情,等回头是仍是笑得一派云淡风轻:“云公子和菱纱是我的朋友,我自然很喜欢。不过……朋友之情与男女之情是不同的,同样是‘喜欢’,也分多种,不能一概而论。”

天河抓头:“碍…这么麻烦……”我的大脑程序里头又没安装人类情感分析处理器。

梦璃见他认真地苦恼的样子,忍不住轻笑出声,笑完了便对天河说:“菱纱送的剑穗和我送的玉腰弓,其中心意究竟有何不同,云公子慢慢便会懂得了,不必急于一时。”感情之事,原本就是天下最难说清的,虽然我们三人目前的情感脉络比较清楚,但是这种事说出来反而不美,最好你能够自行领悟,免得我多费口舌。

天河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盯着手上的剑穗看了老半天,忽然对梦璃说:“送给你吧。”

柳梦璃吓了一跳,看着他递过来的剑穗不敢接:“云公子……这是为什么?”

云天河认真地说:“梦璃你之前送我玉腰弓,还给了我很多好吃的,还帮我们送了师叔礼物,我却一直都没送给过你什么东西,就把这个剑穗送你吧,刚刚菱纱和师叔都说它是宝物的。”言下之意,我可没进行什么不等价交换啊,可是好像还是不太够的样子……

他便又补一句,“回头我再买一把好琴送你。”傻笑。

柳梦璃今晚已是屡遭挑战,震惊的几乎没了言语,她半天才挤出一句:“可是云公子……梦璃不会使剑,不需要剑穗呀。”

云天河这才醒悟过来,他想了老半天,可是自己身上没一件值钱玩意能拿得出手啊,那怎么办呢。他发愁了。

柳梦璃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缓声道:“云公子,何况这还是菱纱送给你的礼物,你如果随随便便就送给别人,要是让她知道,心里一定不好受……”

云天河苦着脸说:“可是她刚刚还说如果弄坏了就不饶我……我只是不想惹她生气啊。梦璃你保管,一定比我保管来得好。”

柳梦璃狂晕,这这这……这都什么思维什么大脑沟回啊?你说他不聪明,他经过思考得出的结论还真是这么具有创新性!

云天河几乎是恳求地:“要不还是……你拿着吧。没有剑,挂在琴上也蛮好看的……”

柳梦璃堪堪稳住心神,思索片刻,计上心头。她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巧精致的银色冰丝制成的镂空香球,交给云天河,微微笑道:“这里面有我新制的香……云公子不妨拿去送给菱纱吧。我想她应该会喜欢的。”里头的香亦是不逊于九龙缚丝剑穗的贡品级别,梦璃照样随随便便就送出去了……

她想了想云天河的诚实品质,赶紧补充道:“如果菱纱问起是哪里来的,你就说是在山下买的,一直想要送给她。”

云天河困惑,干嘛要撒谎啊,就说是你给的不行吗?柳梦璃见他满脸疑惑,心想此事委实不易解释,便笑道:“云公子按我说的做便是。”对这野人,直接下命令最省事。

云天河收好银丝香球,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欠梦璃的情越来越多,而自己送的东西梦璃好像又不喜欢……正犯愁间,突然脑中灵光乍现,赶紧组织语言。

那边厢梦璃正欲还回剑穗,边说:“梦璃很感怀云公子的心意,不过云公子不必特意送东西给我,剑穗还是云公子佩着合适。你既送了菱纱礼物,以后若是……若是不慎弄坏了剑穗,想来菱纱多少会有所顾忌,不会太过责怪云公子的。”云叔你怕,菱纱你也怕,还真是老实的像一个长白山人参……世间少有。

云天河却郑重其事地现学现卖道:“梦璃,这个宝贝还是你留着吧。虽然你自己用不到,但是你可以把它送给你的心……心上之人!”

柳梦璃呆了一呆,觉得自己实在是跟不上野人的强悍思维,脸却微微发红,不知作何言语是好。

云天河却是一派坦然:“那我先回房了,哈哈。”

柳梦璃呆立原地良久方才清醒过来,剑穗已经妥善藏好,她不断告诫自己此事一定不能被菱纱知道。云公子还真是……唉……如果自己将来真的还要送给别人,堂堂九龙缚丝剑穗还真是命途多舛碍…

深夜,慕容紫英房中。

他对着药柜犹豫良久,终是拉开一格,抽出一支梦璃送的香,静静点燃。

香气不一会便弥漫开来,恰是他慕容紫英最爱的寒梅之香,脑中纷乱思绪被清新绵柔的香气洗涤,终于平静了下来。他躺在榻上,回想着刚才柳梦璃恳请他保重自己的那番话,不由得心下微微感动。十九年来,除了已经记不太清的双亲、兄弟,还有宗炼师公,夙莘师叔,以及一天到晚吵吵闹闹的璇玑和忙着到处收拾烂摊的怀朔以外,如此真心实意自然而然地关心自己的人,似乎只有一开始处处违抗自己的她了。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莫怀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柳梦,师叔)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莫怀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样花开》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柳梦,师叔),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