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哪里逃》溺宠彪悍妻 别扭受 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哪里逃年下攻

更新时间:2019-08-20 08:02:57

《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哪里逃》溺宠彪悍妻 别扭受 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哪里逃年下攻 已完结

《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哪里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若雪梅香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花夜,阿德

经典小说《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哪里逃》由若雪梅香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花夜,阿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首先看到花琳琅过来的是阿德,他们见过几次面,所以花琳琅知道他是花夜天的随行。 她并没有多想,为什么花夜天会有随行,只是因为她觉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首先看到花琳琅过来的是阿德,他们见过几次面,所以花琳琅知道他是花夜天的随行。

她并没有多想,为什么花夜天会有随行,只是因为她觉得,花夜天年纪大了,有随行也安全。

完全没想到,他不仅是随行那么简单。

“小姐,你来了”

“嗯,德爷爷也在”

花琳琅走过去搀扶住花夜天的臂膀,坐在他旁边。

“是啊,陪老爷出来走走,免得闷在家里闷坏了,人老了,不中用了。”

阿德见花琳琅来了,站到花夜天的另一边,笑呵呵地看着越发成熟稳重的花琳琅。

“这个学期,快结束了吧?”

花夜天拍拍花琳琅手臂,而眼神里的宠溺之色很好地收放自如。

“嗯,还有两个星期。”

“寒假打算怎么过?”

“回家里陪我妈,好久都没回去了,也不知她怎么样了。”

在花琳琅说回去陪翠姑的时候,明显感觉搀扶着花夜天他的天僵硬了一下。

“回去陪陪也好,以后可能就没多少机会了。”花夜天意有所指。

“嗯,一个学期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不多。”

“你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我妈对我很好。”

那意思就是孝顺也是相互的。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最亲的人欺骗了你,你会怎么做?”

花夜天眼睛紧盯着花琳琅,生怕错过什么。

“我妈不会欺骗我!”

花琳琅想也没想,直接就给了答案,在她心里,最亲的人还是翠姑。

“你就那么相信她?”

“这个世界上,不相信她,还能相信谁,她是我唯一的亲人,只有她无条件地宠爱着我。”

花琳琅在与花夜天渐渐熟悉之后,在他面前说话也放开了许多。

“丫头,你记住,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亲人就不会骗你,有些是善意的,有些是恶意,你要懂得去区分。”

花夜天眼里的复杂花琳琅没看见,但从他的话中她似乎捕捉到什么,但又好似什么也没有。

“嗯,我知道怎么去区分。”

“回去吧,待会儿那两小子又跑来要人咯。”

自花琳琅每次都巧遇到他开始,那两小子就不停地来要人,害得他好好和她相处的时间都没有。

然而,今天,他却急着催她回去,只是不想让她看到他的失落和狠厉。

“老爷,决定了吗?”

待花琳琅离去后,阿德坐下,轻声问道。

“不然呢,这么优秀的孩子,在这里可能会埋没了她的能力,放在帝京培养,那才是明智之举,你办的事如何?”

“这两天,她就会到。”

“其实,说起来我们得感谢她,要不是她,哪有现在的丫头。”

“是啊,只是,这么多年不见了,也不知她如何了?”

“过几天不就知道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别人在准备复习期末考试的时候,花琳琅带着钟南成却到处闲逛。

那里去游游,那里去逛逛,日子好不悠闲。

偶尔容奕也会来凑凑热闹,三人完全将期末考试抛向了九霄云外。

但很奇怪的是,即便她们不复习,不听课,成绩却也是班里的第一二三名,连钟南成的成绩也哗哗地往上升。

不得不提的是,在这期间,司徒静写过几次的信给花琳琅,说帝京如何如何,她又如何和班里同学打架。

反正所有的来信都在表达着一个意思,那就是让花琳琅考去帝京,她们又可以在一起疯了。

每次看她的信,花琳琅都要做好一番心里准备,信里除了表达思念之情,还时不时地插上一两句荤段子。

弄的看信的人面红耳赤,当然花琳琅除外。

而就在花琳琅欢天喜地地和钟南成容奕玩得不亦乐乎时,在文化城豪华酒店里却迎来了一个妇女。

“女士,您好,请问一下,您是住店,还是吃饭?”

妇女才进去酒店,酒店客服人员就来到她身边恭敬而不失礼节地问道。

“您好,我是来找人,请问,这个房间里的客人还在吗?”

妇女说完,递给客服人员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她们酒店的名字和房间号。

“喔,您一定是张女士吧,您好,房间客人还在的,他已经通知了我们,您来直接带您过去就好,麻烦您请给我来。”

客服人员看了纸条之后,连忙对妇女恭敬地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妇女便跟了过去。

“咚,咚,您好,花先生,张女士已经到了。”

门从里面打开,当妇女的眼睛对上开门的人眼睛时,她心里“咯噔”了一下,眼神立即转开,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只听从房间里传来一个历经沧桑的声音: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妇女听到声音,原本挪出去的脚又抬了回来,看了眼门口站着的老人,心虚地进了房间。

“翠姑,你终于来了”

妇女才进去,里面的老人当即转过头来看着她,那眼里充满了怀恋与感激。

“老爷,怎么是您?您怎么?”

妇女也就是被一个中年男人千里迢迢去花陵村请来的翠姑一脸的激动,还有几分畏惧。

“翠姑,出了花宅,就不是花府的人了,你不必那么称呼我。”

“不,老爷,我永远都是花家大宅的人,死也是那里的鬼,我对老爷的衷心,老爷还不知道吗?”

翠姑压下心里的怪异,复杂地看着面前那个苍老的老人。

那时候,老爷还是花家大宅子里的掌舵人,虽已是花甲,但意气风发不输给任何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他手段狠厉,做事雷厉风行,把花氏集团起死回生,带领着大家族从低糜走向了繁华。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究竟如何了。

“说的好,翠姑,你知道,我最欣赏你的是什么吗?就是聪明!”

“不,老爷,翠姑大字不识,要不是全靠花宅养活,恐怕翠姑现在也不知……”

“好了,不说那些陈年旧事了,来,快坐下,给我说说这些年琳琅的事吧?”

“什么?老爷,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琳琅?老爷,我还没有结婚,此生也不会结婚。”

翠姑听见老人提起花琳琅,连忙打断他的话,装聋作哑不知谁是花琳琅,可是那闪躲的眼神还是将她出卖了。

“翠姑,老爷我有三句话要对你说,第一句,对不起,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我便首先见了琳琅;第二句,谢谢你,把琳琅照顾教育得那么好;第三句,对不起,我必须带走琳琅。”

老人看着翠姑从震惊到痛苦绝望的眼神,有些不忍,但他必须要做。

“老爷,您,您见过她了,她还好吧?有没有受委屈?是不是很乖?”

翠姑一听,喃喃自语,也不管老人眼里的神色,独自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那边,花琳琅也察觉到了最近花夜天的不对劲,往日她想走,他都要强留半天,最近几日怎么就早早地赶她走呢。

她慢慢回想起花夜天和她说的话,心里顿觉有问题。

转身就往回赶,幸好她来过几次他住的酒店,也就顺利地到了他的门口。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若雪梅香)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哪里逃》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